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全职】夜修 59

落天下: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预售:时间从一月二十五到二月二十五 我觉得本子会拖到我完结再关闭也不一定,万一大家对后几章或者结局不满意,届时还有机会退货呀。


❁本、本章高能。




“咣!”


苏沐橙推开门闯进餐厅里的时候,叶修正半跪着把那柄黑白交错的短刀刺进了陶轩的肺部。他的脸上被溅到了几滴温热的鲜血,听见动静之后慢慢地站起身,往门口看了过去。


很快苏沐橙身边又出现了黄少天和周泽楷的身影。两人刚刚解决掉几个站在最外边守门的,因此比苏沐橙迟了一步。


苏沐橙朱唇微启,想唤叶修的名字,但她一触到叶修的眼神,那些个关心的词句纷纷冻在了喉咙眼,卡在那里一个字也说不出。她以前是协助过叶修的任务的,然而总是被这人安顿好在后方,所以尽管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叶修的身手有多漂亮,却从未真正见过他杀人时候的模样。


直至今日。她才终于见到了那个活在众人恐惧中的修罗。


叶修的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伤口,衣服也算工整,还是她之前为他整理过的那般模样。只有脸上惹了几滴血,很快就被他抬手随意地擦掉了。此时叶修的手里没有任何的武器,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站在那遍地的尸体中,像是从淤泥中绽放的一朵白莲花,远观过去,干净无暇,更是被周围血腥气衬托得异常纯洁。


可是这样的画面却硬是叫苏沐橙心生惧意,下意识地产生了敬畏之情,几乎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叶修的眼神太冷了。


苏沐橙有些怕,她从未想过叶修也会用这样冰凉的眼神望着自己,好似眼瞳下连着深渊那等极寒之地,苏沐橙一看去,那如冰一般的寒气就潜入了自己的皮肤下,直直凉进了心底,几乎要叫她打出一个寒噤。


叶修就这样不带任何温度,也不带任何感情地望着几位来者,虽然视线与他们持平,却叫几人觉得叶修是在俯视着他们一般。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过去,态度冷漠,像是注视着路边的蝼蚁,也仿若视他们为无物。薄情得如同神祇,又完美得如同神祇。


其实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短短的两秒之内。原本叶修还沉浸在陶轩的那句话当中,又误以为门口出现的是敌人,侧首的时候没来得及收敛起脸上的表情,便叫自己喜欢的人看见了他这辈子也不会主动对他们露出的冷色。等他辨清了门口的几人后,眼里裹着的那片冰川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开了,眉眼一柔,双眸又恢复成了暖心的颜色。


“叶修!”苏沐橙心有余悸地回过神,忽然又觉得有些委屈。她急急地朝叶修跑去,甚至因为步子太急而踉跄了一下,最后扑进他的怀里,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事?”


叶修拍了拍她的后背,眼神却往更后方眺了过去,对着门口的黄少天和周泽楷轻声说道:“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三人稍稍松了口气。


也许是近乡情更怯的心里,周泽楷和黄少天反而没有上前。周公子连自己临危之时都未把浑身的肌肉绷过这么紧,一路上都提着一颗心,此时见到叶修无恙,身心刚刚松懈下来,竟觉得腿脚有些疲软。反观黄少天,他本在苏沐橙之前就想朝着叶修跑去,紧张而担忧地把叶修看了一个遍,生怕在他身上发现到任何一处伤口。却又在叶修递来的那一眼之后忽然停住了脚步,愣怔了片时,随之涌起了更多的复杂情绪。


苏沐橙松开了叶修后,把视线放在了陶轩身上。她望着陶轩痛苦的模样,眼里流露出了不加掩饰的恨意,身侧的双拳不由自主地握紧。趁着陶轩还留着最后一口气,便带着厌恶开了口,却正是和叶修一模一样的问题:“……解药呢?”


叶修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来不及阻止,陶轩已经喘着气开口:“哈哈哈……解药?……要解药做什么,你哥都已经……”


“砰!”


话未说完,就被叶修捡起地上的手枪直接毙了性命。他难得这么慌张,眼神带着忧虑落在了苏沐橙身上,心脏不由得提了起来。


苏沐橙的呼吸停了少顷,直到她大脑缺氧,才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片刻后她木木地转过了头,像是寻求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对叶修问道:“……他……他是什么意思……?”


叶修张了张口,嗓子却跟被毒哑了一般,好半天也发不出声音。


苏沐橙便了然。她又转回了头,平静地望了一会陶轩的尸体,忽然发了疯似的把他身上的那把短刀拔了出来,扬手高高举起,作势要捅进陶轩的胸口——


“沐橙!”叶修制止了她。他握紧苏沐橙的手腕,对她摇了摇头。


“别拦我!”苏沐橙想要挣脱叶修的钳制。这是她第一次对着叶修发脾气,一开口却已经染上了哭腔。鼻音黏腻,带着小姑娘撒娇似的软,然而话语中却净是悲戚与苦涩:“他杀了我哥哥……他杀了我哥哥啊!”


叶修看着她的眼睛,把她的难过与不安全都看在了眼里,这样,自己的痛苦便化作了双倍。他的心脏一抽搭一抽搭地疼,可是尽管如此也没有妥协。他没有安慰苏沐橙说“我知道你伤心,我也很伤心”,也没有因为体谅到苏沐橙的心情而放任她在陶轩的尸体上发泄。他只是低低地说道:“我和沐秋当初保证过,这辈子都不会让你手上沾血的。”


苏沐橙睁大了眼睛,有一抹水光围着虹膜转了一圈,然后慢慢地凝成了水珠。她睫毛一颤,水珠便簌簌地落了下来,哭得恁是酸心。短刀从她的手中脱落,砸到了地面上,随着那一声清脆的声响,叶修也松开了手。


苏沐橙就捂住了眼睛。然后失声痛哭了起来。


叶修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揉了揉苏沐橙的脑袋。而她啜泣了两声后,哑着嗓子转过了身:“我要一个人静静,你别跟上来。”


她倔强地擦干了泪水,往门口大步走去。叶修哪里放心她一个人,本来她现在的情绪就不稳定,且又是荒郊野岭的,于是一伸手,果断拉住了苏沐橙的手臂。


“……我不会做什么傻事的,”苏沐橙哽咽了一声,背对着叶修闷闷地说道:“……我就是想一个人呆会儿。”


身后的那只手便松开了。


苏沐橙反而因此诧异住了。然而很快,她就看见了自己对面不远的周泽楷和黄少天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瞳孔在刹那间缩紧,失了理智一般地朝她这边跑了起来。


苏沐橙一回头,便发现叶修的眉头挤在了一起,表情极为痛苦,额上冒了一层冷汗,脸上更是因为疼痛而顿失所有血色。苏沐橙一点也不好奇那些血色消失去了哪里,因为她转眼就看见了从叶修唇角溢出血迹。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勉强地抬起手想要擦去,却在此时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很快,叶修就被疼痛夺走了所有的意识,整个人都陷入了昏迷,趔趄着向前倒去。


“叶修!”


这是苏沐橙所能听见的最后的声音。那呼喊听得人肝肠寸断,她却辨别不出来自谁的口中了。


 


随后赶来的王杰希见叶修晕倒在黄少天怀里,神色也是一变。等他走近了发现叶修呕出的大滩鲜血后,心跳都暂停了一瞬息。


“快送去医院。”王杰希竭力保持着平静,一开口却轻易地就被走了调的声音暴露了所有的慌乱。他掏出手机查看了一眼时间,然后不由得低骂了一声。此时正是交通高峰期,京城公路上最为堵塞的时间段,看来那些一流的大医院暂时是去不成了。“送去最近的医院,我再联系医生过来。”


周泽楷和黄少天的脸色惨白,看起来没比叶修强到哪里去,王杰希很担心他俩压根就没听见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周泽楷的手虚虚地覆在叶修的脸颊上,指尖却不住地轻触着他柔软的皮肤。这不是他的本意,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想当初周公子在登上了家主的位置后,第一被众人所称赞又畏惧的能力便是那惊才艳绝的枪技,让人不禁感叹到底是那位阎王爷手把手交出来的徒弟。而如今这双手却在不住地颤抖着,如此失态,早就担不起那些人为他所冠上的“神枪”之名了。


“我不敢动他,”黄少天在此时茫然地开了口,嘴唇翕动着,眼里半点光亮也无,“他吐了这么多血,胃部和肺部应该受了极重的损伤,我……我不敢动他……”他接住叶修的第一时间就把他横抱了起来,本想赶紧送去车上,然而叶修却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无意识地又呕出一口血,吓得黄少天几乎魂飞魄散。


王杰希赶紧伸手去摸了一下叶修的手腕,在探测了几秒的脉搏后,眉头越皱越深。“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不能确定他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如果检测不及时,随时会有更大的危险。”王杰希说罢,又朝向了苏沐橙:“我带他们去医院,你快检查一下这里有没有什么遗漏下的线索……苏沐橙!”


苏沐橙这才回过了神,眼里大片大片的惊惧还尚未来得及褪去。“你能听见我说话么?”王杰希焦躁地又问了一遍,“现在没时间给你难过了,你比较了解陶轩,你来善后收集线索。一会儿我们电话联系,听见了么?”


苏沐橙一顿,然后点点头。她深呼吸了一口,连喘气都在发颤,却不得不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样想着,她在自己的胳膊上用力捏了一把,转身去检查房间的角落。


黄少天把叶修抱上了王杰希的SUV,双手不算稳,却把人紧紧地锢在自己怀中。车上本来就有个人在静候着,正是王杰希手下的新人律师高英杰。他虽然不识得叶修也不懂得发生了什么,可是一见这人的衣服上印着大面积斑驳的血渍,连忙长起眼势来。高英杰跑到车后排把座椅放倒,本想帮把手把叶修扶到车里头,然而还不得伸手碰到叶修的衣角,就被周泽楷和黄少天的眼神吓退了。


那跟野兽一般的眼神,狠厉而凄绝。死死地守在自己的珍宝附近,不叫外人靠近半分。仿佛除了自己,世间万物都是敌人。


高英杰头皮一麻,不自觉和他们拉开了距离。他咽了咽口水,忽然想起后备箱里有之前方士谦留下的医疗设备,忙着去把东西取了出来。


等他把仪器抱出来的时候,周泽楷和黄少天已经把人在车里安顿好了。高英杰想上去帮忙,可是一想到那两人的气势又很是打怵。好在这时候王杰希走了出来,把东西接到了自己怀里。


“你去开车吧,后面交给我。”王杰希说着,紧皱的眉头间攒着厚厚的心烦意乱。


叶修头枕在周泽楷的腿上,呼吸愈渐微弱。被鲜血浸透了的衣领映出沉重的颜色,对比之下,叶修的脸色淡到几乎透明的程度。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他脸上的血痕,调整了好几次也没把自己的呼吸调稳,眼神悲恸,心里乱到几乎要崩溃的地步。


——他又要失去他了么。


周泽楷很绝望。明明叶修就老老实实地躺在他的怀里,他却觉得这人虚弱到随时会消失一般。哪怕他搂紧他,哪怕他锁住他,却依然留不住他。好像童话里的小美人鱼,等到结束的时间来临,便注定要化为泡沫,那般的脆弱不堪,禁不住风吹也禁不住日照,待第一道曙光升起,就缓缓地在阳光中隐没消散,破碎得无声无息。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独自忍受着痛苦以外,周泽楷什么也做不了。


车子行驶了没过多久,叶修微微睁开了眼,然而眼底的光芒却有些涣散,视线毫无焦点,只是愣愣地望着车棚的一角。他动了动唇角,似乎在说些什么,可是声音太过微弱,谁也听不清。


“叶修?”周泽楷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不确定这个人现在是否还保留着意识。“怎么了?”他也不确定叶修能不能听懂自己说了些什么,因为周泽楷的声音实在哑得厉害。


“……”叶修又翕动了几下嘴唇,最后嗫嚅着发出了一个破碎的音节:“……疼……”


周泽楷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随后他闭上了眼,强忍着把眼泪收了回去。他伸手帮叶修拨开了额前的碎发,想要看清叶修的眼睛。高速两旁的路灯急速地后退着,那不甚明亮的光芒透过车窗,一顿一顿地映在叶修的面庞上,在他的眼里点燃一枚又一枚的灯火,然后又很快消失掉。这让叶修的双眸时明时寐,转瞬希望,转瞬绝望。


“……好疼……”叶修无意识地又呻吟了一声,生理性的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滚落,砸在了周泽楷的指腹上,沸水一般的温度,一路燎到了周泽楷心底,快把心脏都烧成了灰烬。他与叶修相识了七年多,何时见过这人如此脆弱的模样,哪怕当初在轮渡上被击落,也不见他因为疼痛皱过眉。


可他现在却喊着疼。被疼晕过去之后,又活生生被疼醒了。


那得是……得是多疼啊。


周泽楷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只恨自己不能替他受过这痛苦。他虚虚地环着叶修,半分力也不敢多使,生怕自己的一次轻触给怀里的人带来更大的疼痛。


“忍一忍,叶修,医院马上就到了。”王杰希在一旁低声说道,然后又把视线重新放在了仪器上。然而这一眼却叫他的脸色又是一变,没等他开口,仪器已经自顾自地鸣起了警报声。


“生命体征过低,这样下去……”王杰希的大脑一片空白,愣愣地望着显示屏上逐渐下滑的数字,干涩地挤出了几个字:“……他会坚持不到医院的。”


“闭嘴!”黄少天厉声训斥道,眼神阴霾而凶狠,然而脸色却忌惮得宛若惊弓之鸟一般。所有关于叶修此时处境的坦诚之语在他的耳中都变身为禁忌之词,他不想听到任何人提起,仿佛一旦有人戳破了真相,叶修就会真的陷入绝境那样。


其实黄少天自己何尝意识不到这一点,可是他却逼迫自己去忽视了这个可能性。王杰希的最后一句话在此时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愣是把黄少天最为恐惧的现实血淋淋地摆在了他的眼前,叫黄少天怕得几乎浑身发抖。


此时他半跪在座椅间的空隙中,眼神紧紧地粘附在叶修身上,一秒都不敢移开。他身为黄家的大少爷,黄老爷子几乎内定的继承人,就像之前张佳乐说的那样,从小顺风顺水地长大,一路上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何曾经历过这样艰难险阻的时刻,何曾面临过这样惊心动魄的恐惧。他甚至要怀疑是不是自己以前的日子太过顺利,导致老天爷终于打算好好磨砺他一番。


可是他不要这样的磨砺。黄少天不怕疼,也不怕吃苦,倘若上天真的打算降大任于他,他宁愿这样的伤痛是落在他自己身上的。双倍也好,十倍也好,黄少天是丝毫不惧的。他不怕疼,也不怕死。


他只怕叶修会疼。他怕叶修会死。


他快要怕死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一刻,像此时这样靠近着死亡。叶修每一次的轻颤,每一滴泪水坠落,都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消逝。仪器上的数字仿佛人生最后的倒计时,黄少天甚至看见了死神的轮廓,正漂浮在车窗外百般聊赖地挥舞着巨镰。他每抬起胳膊一次,叶修的生命体征就又下降了些许;每落下胳膊一次,那巨镰的刀刃便划着黄少天的心脏而过,溅出了满车的血腥。


那死神明明收割的是叶修的性命,可是黄少天知道,这厮恐怕要超额完成这项差事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脉搏在随着叶修的生命体征而忽强忽弱,时而激烈,时而沉寂。倘若叶修真的有什么不测,黄少天毫不怀疑自己会一同交代在了这里。


而后他扫了一眼屏幕上的跳动的数字,果真在自己的口中尝出了血腥味。黄少天这才发现,他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早不知在什么时候咬破了舌头,而他甚至已经感受不到自身的疼痛了。


可是他所有强装的冷静还是在叶修那声委屈至极的“疼”面前毁于一旦。他拉着叶修的手擎到自己的嘴边,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眼睛被强忍着的泪水泡得又刺又疼,却始终不敢在叶修面前落下一滴泪。


很快他就开了口,低声下气地对叶修哀求道:“宝贝儿,我知道你疼,我们忍一忍好不好,不要放弃好不好……我知道你很痛苦,可是叶修,我不能没有你啊……”黄少天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不叫他在心爱的人面前露出最难堪的一面,“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叶修,我失去过你一次,我体验过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如果你要再次弃我而去,我已经想不出自己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了……”黄少天哽咽到几乎失声,嗓子眼被各种酸苦咸辣的滋味塞满,每次开口都是一种折磨:“宝贝儿……求求你,求求你,别放弃好不好,求求你别放弃……就再坚持一点点,坚持一小会儿……求你了……”


叶修在这样锥心泣血的央浼中似乎清醒了一些,眼睛微微地动了动,松散的视线稍稍敛起了少许。他似乎开口说了什么,可是那幅度太小,看起来似乎只是几人的错觉。然而不过须臾,叶修就又疲惫地阖上了眼睑。


周泽楷和黄少天心下一沉。


幸而,连声鸣叫的仪器却在此时安静了。王杰希几乎不敢置信地望着屏幕上小幅度回升的数字,面上一喜,忙用手机确认着距离医院最近的路线。


而另外两个人却在此时怔住了。忍了好久的眼泪,终是在这一瞬间同时落了下来。


——叶修刚才对他们说的那个字,是“好”。


 


苏沐橙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赶到医院的了,一路上闯了多少红灯,惹了多少鸣笛,又在单行路上逆行了多久,她统统记不得了。下车后她在车身上看见了不少撞击留下的凹痕,连轮胎也因为几次急刹车而带上了一股烧焦了的气味,而她却顾不上这些小事,浑浑噩噩地往医院大楼里面冲了进去,甚至没管自己的车子到底有没有停在停车位内。


叶修的位置并不难找。苏沐橙很快就披头散发地跑到了手术室门口,然后在那里看见了等待中的三个人。她不由得放缓了脚步,像是怕自己的走路声会扰到手术室里面的人一样,小心翼翼地问道:“……他怎么样?”


王杰希侧头看了她一眼。他大概是唯一还能感知到外界信息的人了,而黄少天和周泽楷还浑然未觉苏沐橙的到来,发愣地注视着“手术中”三个大字。


可是王杰希并没有回答苏沐橙的问题。他反对苏沐橙抛出了一个问题:“你找到什么了么?”


苏沐橙抿了抿嘴,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支注射器,里面装着淡金色的液体。她把这东西交到王杰希手中,期间手抖得差点没把针管摔在地上。


“这是什么?”王杰希注意到苏沐的脸色,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扩越大。


“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这是害死我哥哥的东西。也许配方会和当年有些出入。”苏沐橙低声说道。


王杰希仔细地又看了一会儿,可是光看着哪能看出什么名堂。“……陶轩要是真想拿这个害叶修,不至于还手下留情地给他留下一半。既然被你发现了这个,那陶轩多半是还没来得及用到。”王杰希勉强地说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安慰苏沐橙还是在安慰自己,然而无论是哪种,听起来都像是自欺欺人。


然后苏沐橙咬紧了牙关,从背包里又拿出了一支注射器。这次的针管的底端残留着几滴金色的液体,看样子像是被使用过了。“……我从陶轩的车上找到的……”她说完话就立马闭上了嘴,按捺着不让自己崩溃地哭出声来。


王杰希一言未发。


四人在手术室外不知等了多久,等到最后,门外的人数也增多了起来。韩文清、张佳乐、喻文州随后赶到,接着方士谦也找到了这里,王杰希就把两支针管交给了他。他拿起针管看了一眼里面的液体,转身又走了。


再之后,叶秋和张新杰相继到达。这是黄少天和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秋,然而他与叶修相似的容颜却几乎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两人草草地看了他一眼,多半连脸都没看清,便又转过头继续同手机的另一端交代着什么。没出一分钟,张新杰就去与医院进行协商了,而叶秋很快也消失在了走廊上。他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相当于叶修的一个基因储备库。难过也好焦急也罢,那些情绪留着以后再发泄,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苏沐橙手机上有个闹钟,定在午夜十二点。原本是她为了倒时差用,来提醒自己睡觉的,此时忘记关闭,便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她麻木地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提手按掉。


而手术室的灯便在那之后转灭。


几秒过后,两三个医生从手术室鱼贯而出,抬头看着走廊上的家属,眼神欲言又止。而后主刀医生摘下了半边的口罩,长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TBC——


废话七回归中。


1. 小剧场:


苏沐橙:陶轩你居然真的下药!你太可恶了!


陶轩不好意思地摸摸头:上次喻文州说我的智商简直给反派丢脸,于是我就抽空向他学习了一下。


周泽楷以黄少天一脸阴郁地望着喻文州。


喻文州连忙矢口否认:我可什么都没教,陶轩你倒是说说你都学了什么了?


陶轩:你之前评价叶修说他“技术全面,意识出众,经验丰富,反应敏捷,手速惊人,是一个完美到根本挑不出漏洞的存在。这样的人,指望他(在场上)自己犯错,只能靠下药了”【摘自全职官方番外《巅峰荣耀》】,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喻文州:……


2. 本来陶轩作为一个反派我说不上喜欢但也算不上厌恶,毕竟大家只是选择的道路不同罢了。不过最后番外中陶轩试图利用沐橙的嘴脸确实让我有些反感,根据看过全职点映的小伙伴表示,陶轩在动画中已经彻底反派化了,那我也就让他彻底当个坏人吧。


3. 苏沐秋的死亡明明是原著设定的,我只是按照原著的设定走而已,怎么就变得像是我故意虐他?要给我寄刀片是什么鬼,呵呵🙃

评论

热度(1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