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全职】夜修 44

落天下: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41 42 43




挂了电话之后叶修一个人在走廊上胡思乱想了许多。他还坐在窗边,朝玻璃上哈了一口气,手指在水雾上胡乱地画了一个小笑脸。后来觉得它笑得太开心了,莫名有些不爽,于是又在它旁边画了一个小人,拿着把伞贱兮兮地戳了过去。


画完之后叶修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幼稚,趁着没人发现,赶紧给擦掉了。


……好像有点晚了。


叶修在抹去玻璃上的涂鸦后,便察觉到什么似的转过了头。江波涛就站在距离他几米开外的位置,和叶修对上了视线后,顿了顿,朝他走了过来。


“叶神。”江波涛总算对叶修打了个招呼。


“早啊,你们聊完了?”叶修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很寻常地同他说着话。


江波涛点头,脸色有些严肃。“我能和你谈谈么?”


叶修几乎没怎么思考,爽快地点了点头。江波涛稍稍松了口气,领着叶修七拐八拐进了间屋子。这是江波涛在周家的办公室,不过叶修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叶修这种人是向来不会和熟人客气的,哪怕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受拘束,没等江波涛开口,自己就找了把椅子坐下了。这让江波涛默默地把“请坐”二字咽了下去,有些哭笑不得地走到叶修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虽然说眼前这人的容颜已改,不过本性却依然是江波涛最熟悉不过的样子,论谁和他在一起都免不了被牵着鼻子走,又惹人气又叫人无可奈何。


“有什么想问的,问吧。”叶修大大咧咧地开口了,好像他才是主人一般,瞬间就把话语权接了过去。


“叶神怎么知道我有问题要问你?”江波涛不动声色地问道。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习惯性地露出一个温和亲切的笑容,自然而然地进入外交模式:“好久不见,其实我只是来找叶神叙旧的。”


叶修忍不住笑了:“行了吧小江,别和我玩这套了,你忘了你是被谁教出来的了?”话罢,他向四周环视了一圈,很不客气地说道:“还叙旧呢,你没在这房间里埋伏了杀手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江波涛愣了愣,唇角的弧度收起来了不少。“如果我真的埋伏了杀手,你怎么还敢跟过来,不怕我杀你?”


叶修歪了下脑袋,翘起了一条腿,十指交扣放在了身前,语气满不在乎地问道:“就凭你?”


江波涛并未被叶修的言语激怒。他清楚叶修并不是在嘲讽他,不过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罢了——或许这份自信里面还包含了对别人的信任。“叶神莫不是仗着有周先生在就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吧?”他笑里藏刀地说道。


叶修朝他眨了一下眼,有些惊愕:“能问出这种问题,你莫不是被孙翔带傻了吧?”


江波涛:“……”


“早就和你说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何必还花心思来试探我。”叶修叹了口气,“你不就是想试试我对小周是不是存在危害么?或者直接让我离开小周?这桥段看起来真像电视剧里面的。说吧江妈妈,你打算花多少钱打发我?”


江波涛:“……一千万?”


叶修认真地算了一下,得出了结论:“不用那么多,一半就够我还房贷的了。”


江波涛真想捂胸口。他有点想知道要是自家上司发现他在叶修心里才值五百万会是什么反应……算了他还是不要知道了。


……不对,他怎么被叶修带偏了?江波涛下意识地扶了一下额头,问道:“叶神,咱能按套路出牌么?”


“套路?”叶修略一沉思,点点头:“好吧。”他把姿态摆得端正了些:“阿姨,我和外面的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区区五百万我是不会离开您儿子的。”


江波涛这回不仅想捂胸口还想吐血了。他这正经地和叶修说话呢,结果这人还玩上了!脸上的表情终究没绷得住,眼角抽了两下,江波涛直觉得心塞。


“叶神——”江波涛很头疼。叶修之所以能那么容易就领导了话题的主权,原因无非就是两个:打不过他就算了,说还说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修的精神攻击比物理攻击还彪悍,兵不血刃就能把对手气得半死。


“我不能保证。”叶修慢慢吞吞地打断了他的话,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江波涛的眼睛,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你最关心什么,但是如果我告诉你,我不能保证自己再也不会伤害到小周呢?”


江波涛语塞了。这确实是他最关心的问题,然而他却没想到叶修给出的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答案。在他看来,周叶二人刚才在餐厅里如鼓琴瑟的一幕明明足以打消他所有的顾虑,更何况周泽楷又表态了决心,他以为叶修对周泽楷的感情也该是如此。可他仍然追着叶修想要他的亲口保证,不过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安心一些,孰料叶修却是如此直白地告诉他,他给不出这个保证。


虽然说这不是江波涛想要的答案,也不是他预想的答案,可是他又能怎样呢。这是周泽楷自己的选择,就算江波涛再为他着急担心,周泽楷都不会改了自己的意愿。失而复得的喜悦已经叫他彻底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只要能让叶修留在他身边,哪怕这人手里拿着把对准周泽楷的刀子,周泽楷也会毫无畏惧地向他靠拢。江波涛最怕的就是这样,不是周泽楷轻而易举地相信了叶修的谩辞哗说,而是他明知道那些蜜糖下裹着毒药,却依然吃得心甘情愿。


江波涛沉默了须臾,眼睛无焦点地停留在桌面上,像是在酝酿着说辞,也有可能只是在发呆。这样过了几分钟,他才问叶修:“两年前周家打捞起了你的‘尸体’,你是知情还是不知情的?”


叶修点头:“我知道。”那是霸图替他准备的,给一具死尸换上了叶修逃离那晚衣服,又在他身上补了不少枪孔,然后扔进了海里。这一切在张新杰抢救叶修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也是张新杰安排好的,叶修丝毫不怕会露馅。一来尸体的体型与他相仿,二来伪造的伤口与他自己身上的别无二致,三来尸体被抛在这种汪洋之中,叶修也不觉得周家真的会捞得起来。就算真的捞起来,怕是也早就胀得不成人形。


最重要的是,周家不知道叶修和霸图之间的关系。那份尸检的DNA报告,就是他们让张新杰来做的。


“那你知不知道,周先生在看见那具尸体之后的反应?”江波涛抬起了眼,对着叶修问道:“你知不知道,他这两年都是怎么过的?”


叶修的下唇微微动了一下。他不自觉地避开了江波涛的视线,眼神移到了自己的膝盖上,睫毛颤了好几下,放在腿上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收紧。他这样的反应忽然叫江波涛有些放心;他以为叶修总是什么都不在意,没想到却还是有能让他失了淡定的东西的。


“那日他什么都没说,看起来还算冷静,只安排下属准备后事。三日后那具尸体被火化,葬在了城外。”江波涛絮絮地回忆道,语速不紧不慢。“下葬的那天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他抱着骨灰盒亲自放了下去,说要多呆一会,我便先走了。接着他就消失了一整天,第二天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墓园,靠在墓碑旁过了一整夜。”他停顿了一下,“……跪着的。”


叶修的呼吸忍不住一滞。


“从那之后,你的名字便在周家成了禁词,任何人都不得在他面前提起。所有人都以为他对你恨之入骨,但是你应该知道,事实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只是再也承受不住那两个字罢了。”江波涛说着,仔细地观察着叶修的反应。“你的房间也成了禁地,除了他没人可以踏进一步。你房间里的东西都是在他收拾着,打扫也全都是他亲力亲为。很多时候他都会去你的房间里呆着,我不知道他呆在里面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把自己锁在那里——毕竟,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见周先生笑过,很难判断他的心情是否好过。”


“后来周家的势力重建,周先生的地位越来越高,很多人都打起了他身边人位子的主意。那些人混淆了你和周先生的房间,导致曾经有两位不小心闯进了你的卧室。”江波涛说到这里,摊了一下手:“我猜你不会想知道他们的下场的。”


江波涛叹了口气,很诚实地说道:“坦白讲,见到你的时候我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想到周先生可以得到解脱,我很为他感到高兴,但是另一方面,我又着实摸不清你对周先生的感情。我相信你是喜欢他的,当年我就看出了这一点,可是到最后你却依然能义无反顾地背叛他,所以现在我也不敢去相信你。”然后他苦笑了一声:“可是我却无能为力,就算你真的会再次伤害到他,我也不能叫你离开他。叶神,你是他生命里最大的希望,也是他活下去唯一的意义。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放开你,如果你真的离开了,那么他就彻底完了。”


“所以,”江波涛轻声恳请着,“求你不要再去伤害他了,叶修。” 


叶修默默地听完,感觉被一团情绪哽在了胸口,堵得他心慌。他试图想说些什么,然后发现那团情绪连喉咙也一起哽住了。渐渐的这团情绪蔓延到了鼻腔和眼眶,一个开始发酸,一个开始发烫,叫叶修难受得说不出话。


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


在嘉世接受各种残酷的训练的时候他都没有后悔过自己选了这条路,在南美执行任务命悬一线的时候也没有后悔过自己选了这条路。可是他现在后悔了,悔得恨不得让时间重来一遍。假如他能重新回到那个时刻,那他再也不会自以为是地跳下轮渡。哪怕周泽楷拿枪指着他……那就让他指着好了。


叶修宁愿自己多吃几颗子弹,也不忍心再让周泽楷经历一遍这样痛苦的两年。更何况其实他一直很清楚,那个人从来都舍不得伤他的,不是么。


“……骗你的。”良久之后,叶修才哑着嗓子,如此对江波涛说道。


江波涛愣了下,“什么?”


“你想要的保证,我给你。我不会伤害他的。只要我还活着,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他。”叶修低低地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以前没人指点他,叶修直到失去了周泽楷才意识到这人对自己有多重要。而这次若不是因为江波涛的相告,他不知道自己还会踟蹰多久,还要浪费那人多少等他的时间。他现在满脑子都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情绪和思绪,纷扰而吵杂。叶修分辨不出来自己的难过占了几分,愧疚占了几分,惆怅又占了几分,也不想听清楚它们究竟在吵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心疼得要命。


这就足够了。足够让他发现,自己到底有多在意周泽楷了。


 


从叶修住进周家的第一个晚上让周泽楷成功地爬上了自己的床上后,接下来的几晚周泽楷都是搂着叶修入睡的。不过这事他做得偷偷摸摸的,怕叶修不同意,每夜都是等到这人睡着后才小心地爬上了这人的床,然后在叶修醒来前悄悄离开。


他嘴上虽然说着不着急在一起,然而行为举止上却早就把叶修当成过了门的媳妇儿一样对待,黏叶修黏得很,白天都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的,晚上怎么肯和喜欢的人分开好几个小时?


然后就这样重复了好几天,等到有天晚上周泽楷结束工作后,洗漱完,换好了衣服,准备去叶修房间里睡觉时,一推开自己卧室的门,却在门口看见了那个早该入睡的人,正懒懒地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周泽楷忽然间有些心虚。


“每晚跑来跑去的不累么?”叶修抱着胸,好整以暇地问他。


周泽楷笑了一下,摇摇头,伸手去牵叶修。叶修被他这副讨好又乖巧的模样整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回握着周泽楷的手往房间里走了两步,然后关上了身后的门。“别折腾了,以后我过来陪你睡。”


周泽楷呆了一下,心脏跳得飞快。他忍不住低头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在叶修毫无防备的时候,忽然把他横抱了起来,一路把他送到了自己床上。


“哎哎哎……!”他一个将近一米八的大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轻而易举地抱了起来,让叶修觉得很不自在,耳根都开始有点烧。不过他一看见周泽楷对他露出的眼神和笑容,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等自己被放到床上后,支起身子在周泽楷脸上捏了一下,感慨地说道:“你妈妈得长得多好看啊。”


周泽楷的生母离世得太早,连周泽楷本人都对她毫无印象。不过他知道自己的面容遗传自母亲,尽管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对此持有无所谓的态度,但偶尔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会庆幸自己得了一张好皮相。


“不过你也不要动不动就对我施展美人计,知道不?”叶修拍了一下周泽楷的脸颊,有些严肃地说道。


“嗯。”周泽楷应着。


应着是应着了,不过叶修只觉得自己受到的蛊惑更甚。周泽楷笑得太好看了,唇角只是上扬了那么几许,弧度尚浅,可就叫看的人比他本人还心悦。至于双眸就更动人了,眼瞳如黑青玉一般,色泽仿若碧墨,恁是黑如清漆,也透着含蓄内敛的光。此时这双眼上流动着一层深沉稠密的情意,论是谁看去了都脸红心跳的,想着孰人如此幸运,会独得此人的眷顾。


可是此时的周泽楷明明觉得自己才是世上最幸运的那个。他最爱的人此时就坐在自己的床上,自顾自地掀开了被子钻了进去,一边打了个哈欠,一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懒洋洋地招呼他:“过来,睡觉。”


周泽楷的整颗心脏都像是被浸在温水中一样,泡得又暖又软,可是随着叶修的一言一笑,又变得热辣滚烫起来。在叶修面前的周泽楷总要比平日里还要好看那么几分,原因无非是每每他站在心上人的面前,净是最欢喜幸福的模样。


 


天还未亮的时候,周泽楷朦朦胧胧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从他身边躺着叶修后,周泽楷向来睡得深沉,一夜无梦,全是好眠。眼下忽然在凌晨转醒,周泽楷第一反应便是向身边摸了摸。


没等伸出手,周泽楷已然察觉到了异样。他的怀里是空的。


叶修的睡姿很端正,不知是不是从嘉世里面带出的习惯;加上冬天的缘故,每晚周泽楷搂着他的时候,他都极为老实地躺在这人的怀里,直至在周泽楷的早安吻中清醒过来。周泽楷和他在一起睡了这么久,对叶修的习惯很了解,知道这人万万不会离他超过一臂的距离。而很多时候就算叶修翻身出了周泽楷的怀抱,后者也会不自觉地跟过去,重新把人搂住。两人在床上总是挨得那么近,白白浪费了这张定制床的尺寸,甚至给他俩一个枕头就够用了。


而此时怀里空荡荡的,让周泽楷很不适应。他手臂向侧面一探,没有找到那个人,只触到了床单上冰冷的温度。


周泽楷瞬间就睁开了眼,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两米多宽的大床上,仅仅周泽楷一个人。他处在床的正中间,左右两边的被子都铺得工整,整张床上只有他独自留下的痕迹与褶皱,与过去的二十多年如出一辙的模样。周泽楷移目到叶修常躺的位置上,细细地打量过了平坦规整的被子和连一丁点凹陷都看不出的枕头,好半天也找不出丝毫这人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周泽楷忽然间惶恐了起来。


会不会……从来都没有什么叶修,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周泽楷控制不住地开始想,会不会叶修真的早已不复存在,他所看到、所拥有的那个人,其实只是他在日复一日的思念中产生的幻觉?也许他早在两年的煎熬折磨下变得精神失常,所以当他说要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江波涛才会露出那么欲言又止的神情。


周泽楷怕极了。他没有办法——他如今的生活来得太过美满,美满得不真实,简直就像是一场绮梦。而就算是在他最为沉迷的梦境中,也未曾敢妄念和心爱的人同床共枕。


这叫他忽然变得有些绝望,不管不顾地翻下了床,四处寻找着叶修的身影。 


 


***


叶修是被连番震动的手机吵醒的。他伸手从枕头下掏出电话,半睡半醒地查看了一眼刺眼的屏幕,发现上面全是苏沐橙发来的消息。彼时他的后背贴在周泽楷的胸膛上,而这人的胳膊还紧紧地环在自己的腰上,绵长而舒缓的呼吸声萦绕在耳侧。叶修纠结了两秒钟,为了不吵到周泽楷,还是决定爬起来查看手机。


他蹑手蹑脚地把周泽楷的手臂从自己腰上移了下去,慢慢地挪下了床,给他又盖好了被子,才拿着手机出了卧室。


关了房间门,叶修点开了微信,发现苏沐橙给他发了许多的照片,毫无章法,乱七八糟什么图片都有,期间还夹杂着十几二十几秒长的语音。他点开一条查听,结果听筒里面传来的声音闹哄哄的,吵杂而响亮。叶修被这动静震到了耳朵,第一反应是朝卧室门口看去,怕吵醒了房间里睡觉的人,然后干脆出了外间来到走廊上,一路回到了自己房间。


刚进了卧室,那姑娘就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了。“叶修……”她的语气可怜兮兮的,说完抽抽鼻子,跟受了欺负似的。


叶修一听她这声音就觉得不对,“你喝酒了?”


“……嗯……喝了……好多好多……嗯,反正就是好多……”苏沐橙忽然咳嗽了几声,感觉像是要吐了,“去年拍的那部电影,导演拿奖了,把我们全都叫了出来庆祝……唔……我好难受……”


叶修头疼起来。“你在哪?云秀呢?”


“云秀……云秀她不在呀……她去……”苏沐橙停了一下,想了想,然后很委屈地说道:“……我想不起来她去哪了……”


“怎么喝得这么多?”叶修皱起了眉,然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都快凌晨四点了你还在外面?”


“我也不想嘛!导演不放我回去!”苏沐橙的声音忽然变大,理直气壮地说道。接着她在叶修耳边嚷嚷道:“你凶我!”


“……”女生喝多了真是毫无理智可言。


“你凶我……”苏沐橙在那边哼哼了两声,感觉像要哭。“我不管,你来接我,我……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叶修叹了口气,“你在B市?”


“对呀!”情绪忽然又高涨了起来。


“我不在B市,我在S市。”叶修说着,又问:“你现在就一个人么?剧组的其他人呢?”


苏沐橙傻傻地问他:“你在S市做什么呀?”


“我在小周这里。”叶修回道。


“小周?哪个小周呀?”苏沐橙转了转脑子,忽然没声了。话筒里一下子安静了十几秒,然后苏沐橙仿佛在骤然间清醒了过来:“你是说周泽楷?”


“对,就是这个人。”叶修淡定地说道。


“他找到你啦?他怎么找到你啦?他为什么找到你了?”苏沐橙一下子变得蛮不讲理,语气凶巴巴地说道:“我还没找他算过账,他居然敢去找你?……我的吞日呢?”似乎真的开始找起武器来,好半天没找到,又不知道冲着谁开始嚷嚷:“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


叶修:“……”


叶修:“你冷静一下,先告诉我你们在哪吃的饭?”


苏沐橙报了一个名字,好像很快又忘记了周泽楷的事情,眼巴巴地问道:“你要来接我么?”


“我找人接你,你先进饭店里面呆一会,外面冷,别着凉了。”叶修说完保留了通话,接着给方锐打了过去。打了两遍才把人吵醒,那边方锐拖泥带水地“喂”了一声之后,话筒里又传来了打鼾声。


“去帮我把把沐橙接回来,地址发到你微信上了,快起来,别睡了,半小时内没接到人就开除你。”叶修冷酷地说道。


方锐顿时哀嚎一声:“老大,你知道现在几点么?你还有人性么?”他手忙脚乱地点开了灯,然后开始套衣服:“苏沐橙她是生病了还是受伤了啊?”


“她喝醉了。”


方锐:“?!”


那可是从嘉世里走出去的人啊!就算喝醉了难道还能遇见什么危险不成?方锐如此腹诽道,却不敢说出口。他心知苏沐橙再怎么厉害,在自家老大心中也只是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这个时间肯定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说什么都没用,还是挂了电话老老实实地去接人吧。


交代完方锐后,叶修才把听筒又转到苏沐橙那里:“喂?沐橙?”


“叶修……我好难受……想吐……”苏沐橙蹙起眉,一手捂着胃:“胃疼……头……头也好晕……好难受呀……”说着说着,情绪忽然上来了,苏沐橙没缘由地开始啜泣:“叶修我想见你嘛……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呀……”


“我错了,我明天就去找你。”苏沐橙醉成这样让叶修上哪放心去,想着让她进饭店去要杯热水,但是又不知道她现在具体在哪,怕她东走西走到时候又走丢了。“你老实在原地呆着,方锐一会就到了。”


“叶修……我想我哥哥了……你说他为什么不回来呀……他是不是不要我了呀……”苏沐橙越想越难过,哽咽道:“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妹妹呀……”


你爹妈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他上哪还有别的妹妹去?叶修在心底哭笑不得,然后不得不又开始心疼这个小姑娘。苏沐橙从小父母双亡,亲哥哥又不知所踪,一个人呆在异乡,除了他和楚云秀,好像也没有关系特别近的朋友了。一旦这两人都不在身边,她连遇见了困难都不知道还能打给谁。


“有了妹妹是不可能的,最多有了妹子。”叶修语气不自觉地放得更软了,“别想太多,你要是想见他,我就陪你去找他,找到之后你就拿意大利炮轰他,问问他这么多年为什么都不回来看你。”


苏沐橙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可行性,迟疑道:“那要是,要是轰死了怎么办?”


“那就再找一个呗。”叶修非常慷慨。


“嗯……有点舍不得,还是算了,轰个半死就行了……”苏沐橙呢喃了一会儿,“毕竟我哥哥还是很好的,会陪我玩,给我做玩具,还会给我做新衣服……还没进嘉世的时候,亲戚们都不喜欢我和哥哥,孩子们也欺负我,都是哥哥在保护我,偷偷地给我弄吃的……他还会在晚上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会在我难过的时候安慰我说囡囡乖,不哭……”苏沐橙语气很伤心,一抽搭一抽搭地说:“他是我哥哥呀。我就这一个哥哥,我舍不得他呀……”


“嗯,他也就你这一个妹妹呀。”叶修轻轻地哄着她,“他会回来的,因为他也舍不得你啊。”


——TBC——

评论

热度(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