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All叶】他的朋友很多,我的情敌不少。

悠悠堇:

又名《我原本以为全世界只有我喜欢他,后来我发现全世界都喜欢他》之类的。


前面的铺垫好长,充斥着一种性冷淡的行文方式(自己先说了,大家就别吐槽了QwQ)




谢谢大家让过气写手悠悠堇再次感受到春天的温暖。无以为报,唯有日更。


其实你们多夸夸我我会很高兴的,毕竟是个肤浅的堇。






正文




嘉世俱乐部,孙翔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帅气的脸上掩饰不住年轻气盛,身边的嘉世队员纷纷恭维着这个年轻的新队长,丝毫不让这气氛有瞬间的冷场。


几分钟后,老队长叶秋和苏沐橙一起走了进来,孙翔把准备好的台词全念一遍,要知道,这是他一直以来期盼的场面,将过去的英雄掀翻在地肆意嘲讽的快感很畅快。


——然而当时的孙翔不知道的是,这是他最后一次没有被秒速打脸的落井下石,没能珍惜一下,相当可惜。


孙翔看着叶秋捏着帐号卡微微颤抖的右手,眼底有些讥讽,口中也没什么好话。


在叶秋把帐号卡交给他并转身离开之后,顺应着情境崔立稍微告诉了孙翔一些叶秋的私事。


孙翔听完后,沉默下来。当然不可能从此对“用自己的私有财产来接济朋友”的叶秋刮目相看,但是也稍微有点在意,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然而孙翔不知道的是,在叶秋的攻略范畴内,对他“稍微有点在意”,就已经相当于被攻略了一半。




一般来说,根据孙翔的个性,对于一个已经被自己踢下位的选手,他应该是不多加理会的。作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孙翔像所有在外貌以及才能上有一定天资的年轻人一样,自视甚高,有骄傲的资本,喜欢挑战,喜欢有新鲜感的事物。


所以叶秋这个人,完全不在孙翔应该感兴趣的范围内。


然而很神奇的是,孙翔的耳朵和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捕捉和叶秋有关的讯息,这种奇怪的习惯很微妙,好像从叶秋离开嘉世的那天就忽然成为了孙翔的习惯。


理论上来说,孙翔是完全以碾压之势把叶秋挤下队长之位, 从此之后两人的职业生涯就是截然不同的两幅图景,也不应该有任何的相交,可是嘉世全员对叶秋的忌惮甚至是畏惧,就像一根刺一般扎在他心脏的缝隙,让他总是很在意。


这种在意有时候让他郁郁寡欢,有时候让他充满斗志,更多的时候让他想把叶秋拉出来,拉到全世界都能看到的地方和他打一架,当然是指在竞技场里。他要战胜他,让全世界都知道崭新的一叶之秋比过去的一叶之秋更强大,再辉煌的历史也终将过去。


可是全明星发生的两件事彻底让孙翔的心理状态达到了临界点。


一叶之秋被大漠孤烟打败的事,神秘观众使出龙抬头把杜明打懵的事。


从那个时候开始,孙翔真正将叶秋视为一定要摧毁的敌人。


不能是点到即止的胜利,一定要完全把他完全地摧毁,摧毁到身心全部坏掉,最好让他眼角还带点泪,趴伏在自己面前低泣。


这种稍微有点阴湿的念头一旦扎根就再也停不下来,有时候就算在梦里也会梦见类似的场景。


所以就算是一点也上不了台面的网游中的斗殴,只要牵扯上叶秋,孙翔也会止不住地参与进去,事后还影响到了正常比赛。


就好像从和叶秋牵扯上关系的那一刻起,他原本一帆风顺的人生就像一颗雪球从山坡顶部滚下来,一开始他觉得叶秋像是他在平坦的道路上遇到的一颗垫脚石,后来他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垫脚石,这简直就是一座矗立在他面前的五指山。




孙翔曾经一度觉得叶秋是个人缘很差的人,不然也不会退役之后沦落到只能在网吧上夜班养活自己。


但是那次全明星周末让他忽然意识到了叶修不仅人缘不差,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被一部分人爱护着。


尤其是韩文清,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示自己比不上叶秋。虽然并没有说得这么直白,但实际上已经相当不给面子,字里行间充斥的都是这个意思。


孙翔不满,不服,不爽,同时还感觉受到了欺骗。


外界塑造了这么多年叶秋与韩文清的对立形象,水火不容,恨不得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实际上呢,实际上韩文清竟然帮着叶秋说话,还一副全世界都没人能取代叶秋的样子。


孙翔当天回到酒店后无数次想起当时失败的画面和韩文清冷漠中带着犀利的语气。


太丢人了。


孙翔闭门不出,队友叫他吃饭也不理会。


第二天,出现了一个疑似叶秋的观众,像是为了印证昨天韩文清说过的话一般,一记龙抬头技惊四座。


孙翔在那一刻的感受,第一时间的感受,是震惊,他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场合,很久没有出现过的龙抬头,竟然再次出现。


那个人肯定是叶秋。


不知为何,孙翔能够肯定。


周围的选手窸窸窣窣地议论了起来,有几个冲动的正在商量要不要冲去为现场观众准备的比赛席把叶秋拉出来骂一顿——为什么一言不发地退役。


有人注意到孙翔的脸色发黑,稍微压低了一点音量。




基本上来说孙翔和叶修的故事,放在少年漫画中就是魔王与勇者的故事。


一个稍微有点自负的年轻勇者,被阴险狡诈的大魔王给打趴下后再爬起来并循环往复的故事。


只不过不太正能量的是,勇者从来没有打败过魔王。


而喜欢上这个总是让自己很挫败的人,算不算得上是斯德哥尔摩的一种。


对此孙翔很苦恼。


现在的叶秋已经是叶修了。挑战赛结束后他们就见过一次,在常规赛第一场,轮回对兴欣。


当时只要叶修看向他的时候,即使只是眼角稍微一挑,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他都快要受不了。


这越来越严重的症状,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比较好。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孙翔对已婚青年方明华吐露心声,“但是他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让我可能喜欢上他的事,甚至还有很多次让我下不了台面。”


“可你还是喜欢上他了。”


“……没错。所以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他。”


“为什么?”


“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而且还莫名其妙。”孙翔很惆怅,而且他是男人,可叶修看上去一点也不gay,甚至很死直男。


“怎么会。你要相信你喜欢上的人一定也是对感情很认真的人。”方明华给他灌心灵鸡汤。


“好烦。”吴启对那边充满温情的气氛很不满,能不能不要这样伤害单身宅狗。


“怎么办!”旁边的杜明很惊慌地捏着他的胳膊。


“什么怎么办?”


“孙翔是不是喜欢上唐柔了?”


“……你到底是怎么产生这样的误解的?”


“唐柔就曾经让我下不了台面,但我还是喜……”杜明话说了一半后如同情窦初开的处男一般羞涩地低下了头。


好烦,这个弥漫着恋爱酸臭味的战队到底是怎么成为别人口中的新一代传奇的。吴启对一心向往着轮回高冷人设的部分男女粉丝群体感到抱歉。




其实,孙翔稍微有点……好吧,事实上是非常在意曾经某经理口中的“叶修的朋友们”。


到底是什么样的朋友,能让叶修倾囊相助,还不用还钱。


白嫖都不带这样的。


孙翔无比的好奇,外带一点小嫉妒。


轮回里资历最老的要数方明华,于是在让人家帮他处理完感情问题后,扭扭捏捏地想从人家那儿知道叶修过去的故事。


方明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两件事间的关联性,于此同时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但他的内心还是有些许侥幸,试探地问道:“小孙,你应该不讨厌叶修吧?”


“我……我怎么可能不讨厌他,我很讨厌他啊,真的。”


结巴、重复、过分强调。


方明华露出了无奈的微笑,无奈到只能笑。


叶修真的是轮回最大的敌人。这一刻,方明华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了。


他含蓄地暗示道:“去年,叶修来过我们这儿,卖技能点攻略。”


孙翔点头,他知道这事,因为他刚到轮回一叶之秋就被拿去刷了一次技能点。他正稀奇轮回居然还有这样的秘密武器,就被告知这是当初叶修“卖”给他们的。


当时孙翔面色稍微有点变化,但并不是很明显,现在回想起来,孙翔拿着一叶之秋帐号卡时脸上微妙的表情,还有无意识间轻柔摩挲帐号卡上那串编码的举动,全部都是征兆。


方明华吸了口气:“叶修来的时候,小周和小江都很高兴。”


“哦。”孙翔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如果叶修现在忽然来轮回做客,你会高兴吗?”


“……”孙翔戒备地盯着三秒前还是他情感导师的方明华,耳朵红了,“我,我干嘛高兴。”


方明华扶额:不,他的意思是让孙翔换位思考一下周泽楷和江波涛之所以高兴的原因,希望孙翔能领会到其中的精髓,并及时迷途知返。


他们轮回真的不需要再有第三个被叶修蛊惑的纯情青年了。


其他战队最多也就两个。


不对,张佳乐和林敬言转去霸图之后那边就不止两个了。


我们还比他们少一个。


对职业圈中叶修已攻略对象分布现状进行总结的方明华,陷入了某种奇怪的计算之中。


而且霸图粉丝还那么坚定地抵制着叶修,丝毫不知道他们那边四个大神的真实想法。


这样想想,霸图才是最辛苦的。


方明华这样想着,竟然奇迹般地说服了自己,觉得他们轮回就算有三个人喜欢同一个人也不会影响队内和谐。


“小孙啊,喜欢谁都可以啊,但是目前还是要以比赛为重。”


方明华拍拍孙翔的肩膀表示支持。


孙翔一头懵懵的问号,为什么方明华好像擅自思考了很多在心里进行了不少决策然后什么也没跟他表示就走了。


而且方明华完全没回答他的问题。


他只是想知道叶修以前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而已。


孙翔自己在原地生了会儿闷气,但是再一想,叶修以前的朋友们都退役了,大概平时也没什么联系。


再说他们之前应该只是纯粹的直男之间的友谊。


毕竟像叶修这样的人,大概也只有他会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


孙翔也奇迹般地说服了自己,并且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他再怎么说也有不少优点,和叶修有着相同的爱好(荣耀),身材好,长得也好。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叶修。


虽然苏沐橙平时看起来总是和叶修在一起,但是经过他这两年的观察,差不多也知道叶修和苏沐橙之间就是单纯的亲情。


这样看来,他这么优秀的条件,这么独一无二的喜好,基本上已经能圈定叶修了吧。


而且,对着叶修这张无欲无求毫无生气的脸也能产生性欲的,大概也就只有他了吧。


全明星周末,晚上活动开始之前,孙翔偶遇了叶修好几次。喜欢上一个人之后,人类真的是会变得愚蠢的,孙翔深信不疑,因为他每次偶遇叶修的心情,就像几百只鸭子在他心里扑腾。


明明只是个叶修而已。


孙翔有点不服气。




进入国家队之后,孙翔才发现叶修这个人一点都不直男。


他对每位选手都很细心,细致入微的体贴,对每个人的态度有些微的不同,以一种最合适的方式在和每位选手交流,和孙翔想象中那个我行我素的叶修有稍许的差别。


孙翔原来还觉得叶修这人智商和情商成反比。


叶修和孙翔说话的时候总是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让孙翔总是不知所措,他不太喜欢和叶修对视,他觉得自己的一切想法都会通过眼神暴露给叶修。


所以他总是稍微垂下眼,盯着叶修的嘴唇。


他喜欢叶修薄薄的唇形,还有浅浅的嘴唇颜色。


看着看着,叶修突然伸出舌尖舔了下唇角,孙翔心跳失序,真想指责叶修怎么可以这样勾引他。


当然这不现实,这只是孙翔自己的妄想而已。


“那么今天晚上,你来我房间……”


叶修的嘴张张合合,说出来的话让孙翔本来就失去控制的心跳更加狂放了。


“去干嘛?”孙翔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还能干嘛,模拟练习啊,平常的时间还不够……”叶修忽然伸手摸了摸孙翔的额头,“怎么脸这么红,发烧了?”


“唔——”孙翔夸张地退后一步,“你,你别碰我。”


他的大脑都要过热了。


叶修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孙翔,你这样我很尴尬啊。”


可是你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尴尬的样子。孙翔腹诽。


“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孙翔口是心非,视线飘忽。


“是吗。”叶修耸耸肩,“黄少天他们都喜欢这样,我以为现在年轻人之间很流行这种肢体接触。”


孙翔先是没什么反应,然后仔细一琢磨叶修这话,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黄少天他们经常摸你?”孙翔努力做到平心静气。


叶修想了想:“也没有经常吧,一天也就五六七八次。”


“……”如果这不叫经常,那什么叫经常?孙翔的脸色很黑,同时觉得自己被绿了,他咬牙问,“他们摸你哪儿?”


叶修没说话,就是伸手开始摸孙翔。


指间从下巴划到颈侧,揉了揉孙翔的腰,再用力拍了一下孙翔的屁股。


“差不多这样。”叶修竟然还煞有介事地回想。


孙翔被他弄得生理上和心理上全烧起来了。


直到三分钟前,他还相信着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喜欢叶修。


目前这个信念摇摇欲坠。

评论

热度(3819)

  1. 黎殷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景君意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