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都无法预测的意外事项▪上

悠悠堇:

@七八个棠 很久以前的点文……最后一篇点文……终于还完了。


*给的梗是年龄颠倒,小周是前第一人,老叶是新第一人。


*我们的目标是,让小叶叼炸天,把小叶宠上天。


*有超级多的私设和逻辑硬伤,希望大家不要太较真。年龄和出道赛季都进行了私设。






正文






“队长,你说今晚的比赛嘉世新来的那个小鬼会参加吗。”蓝雨食堂,黄少天戳着无辜的白斩鸡,从动作中可以看出他很烦躁。


“也许。”喻文州从盘子里搛了一块还没有惨遭毒手的白斩鸡,“也可能不。”


蓝雨正副队在讨论的是今年突然加入嘉世战队的新人选手叶修,原本只是一个中游战队的嘉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孩子,居然用了个好几年前就成为过时玩法的散人号,但他让过时的散人又活了过来,因为他有一把奇形怪状的武器,那是一把能转换多种形态的伞。


目前他一般在擂台赛中最后一个出场,至少至今为止的每一场比赛都是如此,而嘉世,也因为他的镇守,本赛季常规赛的擂台赛,保持着连胜,就算上一场,他们和得到过三连冠的轮回战队对上,在擂台赛也依然拿下了优胜。


而且是对上周泽楷,拿下了优胜。


本赛季不是没有其他出色的新人选手,只不过大部分的焦点都集中在了嘉世的这个新选手身上。


自黄金一代诞生开始,每个赛季都总有那么一群吸引人眼球的新人,但是像叶修这样惊艳全场致使其他人全然失色的新生血液却是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上一个还是轮回的周泽楷。


只不过至今还没有其他战队的选手直接见过叶修本人。


这个叶修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坐在选手席上,开幕闭幕的全员列队也从来没见过他出场,这一点让观众也好,选手也好,心中都有诸多猜测。


但是理论上选手的这种行为战队方面应该是要进行批评教育,毕竟脱离队伍的行为从风气上来说还是很不好,可看上去嘉世方面却对叶修极为纵容,就算赛后的记者会有记者问到这个问题,队员们对他也是爱护有加,各种打马虎眼,中心思想就是:我们小叶特别棒,就算不坐在选手席,就算开场闭场都不出现,就算不参加记者会,小叶也还是最棒的,小叶万岁哦耶。


可嘉世的选手们越是如此维护叶修,越让人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辛。


比如,叶修选手丑到了一露面就掉粉的程度。


毕竟除此之外,也想不到什么理由来说明叶修为什么总是不在媒体或者公众面前露面。


这个叶修几乎承包了本赛季开始到现在的所有话题,并且直到现在也仍然让人觉得充满新鲜感,在荣耀粉丝之间被津津乐道。


目前所有人都只是通过他比赛中的表现产生印象,对他的真实形象一无所知,然而在电竞行业发展上轨道的现在,电竞选手作为偶像卖卖人设无论对战队还是俱乐部都有利无害。


今天晚上是蓝雨对嘉世的比赛,蓝雨主场,黄少天烦躁的理由是他昨晚加了叶修QQ,可是叶修到现在都没有通过他的申请。


事实上叶修成为职业选手之后就直接加入了选手群,大概是苏沐橙给直接放进群的,所以加入得无声无息,一开始也没人发现。


直到他在场上发光发热,群里议论纷纷,让嘉世队长苏沐橙把叶修给拉进群溜溜的时候,才发现他早就在群里了。


不过好像一次都没说话,头像也一直是灰的。


像叶修这样的行为方式,放在以前可能是神秘主义,可能是低调,但是在信息化社会,可就显得有点不合群,有点嚣张。


和苏沐橙比较熟的几个选手都让她叫叶修来群里说几句话,而苏沐橙总是推脱说叶修在忙。


问到她在忙些什么的时候,苏沐橙总是回复一个黄脸微笑表情,很官方。


“区区一个小新人,居然不主动向前辈请安,现在的新人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


黄少天继续凌虐白斩鸡,自从他火了之后,从来都是别人追着来加他,难得主动加一次,还被冷屁股贴了这么久。


“你又不是太后,请安也有点过了。”


喻文州用纸巾擦了擦嘴,“你要是真想知道叶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在嘉世的休息室装个摄像头。”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迟疑道:“这不好吧。”


喻文州微笑,也是真没想到黄少天还当真了。


黄少天继续犹豫:“这违法吧。”


所以不违法你就要装了是吗?


夜晚很快来临,也很快结束。


蓝雨七比三胜于嘉世。


嘉世的擂台赛再次保持连胜,个人赛苏沐橙赢下一场。


赛季进行到了这里,有门路没门路的都多多少少看出来了嘉世现存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团队赛,磨合还不完善,毕竟这几年的战术中心都是苏沐橙,而现在要渐渐向一个新人移动,磨合期还有段时间。


可是从赛季初直到现在,问题已经有很大改善,今夜的蓝雨最后也是有点勉强地赢下了团队赛。


比赛结束,选手握手,解散,在选手通道再次见面,黄少天叫住苏沐橙。


“苏妹子,回去跟你们队的叶修说一声,记得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苏沐橙漂亮的眼睛稍微瞪大了一点,打量了几眼黄少天,笑道:“你有什么企图?”


“别把人想得那么阴暗啊。”黄少天不满,“你们那小新人也太不懂事了,前辈想加他QQ做个朋友,他居然不领情。”


“他这两天真的挺忙的,没空上QQ。”


“那你把他微信给我呗,就算不常上QQ,微信总要用的吧。”


“他没有手机,不玩微信。你别这个表情,他是真的不用手机。”


黄少天勉强相信了:“总之你让他回去以后通过一下我的好友申请。”


“知道了啦。”




苏沐橙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径直走到三楼,训练室的角落,叶修正在试武器,旁边坐着俱乐部的老板,苏沐橙的老哥。


苏沐橙笑嘻嘻地坐到叶修的另一边,安静地看着这俩人钻研着千机伞的进一步发展。


看着看着,苏沐橙忽然道:“对了叶修,黄少天让你通过他的好友申请。”


苏沐秋立刻警觉地抬起头:“黄少天那小子有什么企图?”


不愧是兄妹,第一反应都一样。


“黄少天说想跟叶修做朋友。”


“想做叶修男朋友?”


“……喂,别擅自翻译别人的话啊。”


那边叶修已经麻溜地登上了QQ,通过了黄少天的申请。


苏沐秋凑过去看,正好黄少天发了个表情过来,不爽地嘟囔道:“他是守着电脑还是怎么样,怎么刚通过就发消息过来。”


叶修回了个“有事吗”过去。


“没事啊,没事就不能找你聊天啦。”


黄少天十分擅长自来熟,语气熟络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


回完这句,黄少天继续打字,并且已经打了一长串,这时候,那边叶修冷冷地甩来两个字:


不能。


黄少天盯着屏幕足足呆了三秒才眨了眨眼睛,职业圈里脾气不好的心高气傲的他都没少见过,但是像叶修这样身为新人就这么不给前辈面子的还当真是第一次见。


黄少天感觉到了屈辱,就像被叶修一屁股坐到脸上一般屈辱,而且这屁股还没有温度。


靠,他黄少天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而叶修全然不知黄少天已经把他视为没礼貌又自负的小屁孩并且准备让他吃点苦头,他随手关了和黄少天的聊天窗口,同时菜单栏的另一个企鹅图标变成了黄少天的头像开始跳动。


点开,黄少天发了一大串“靠”和感叹号过来,叶修无奈,问他:又怎么了?


“我被一个小屁孩侮辱了!被侮辱了!……诶我说你这个‘又’是什么情况?”




叶修难得犯这种低级错误,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他的电脑上挂着两个QQ,一个ID是君莫笑,另一个是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是叶修从第一区刚开服就一直使用的帐号,通过这个帐号,叶修认识了一堆目前的现役大神。


这群大神基本上都在前三赛季一成年就成为了职业选手,而叶修今年才刚成年。


大神们一般叫他一叶或者老叶,这个‘老’字仅是因为熟过头了而已,倒与叶修的年龄无关。


一叶之秋的传奇只要玩过荣耀的人都听说过,各种纪录各种榜单上反复出现的名字,想不知道都难。


只要是热爱荣耀的玩家不管是资深的还是刚入门的,都会说:一叶之秋的实力绝对不输给一枪穿云啊。


如果部分周泽楷的脑残颜粉不服,立刻就有人拿那些曾经的竞技场录像教他们做人。


通过各种历史遗留证据可以看出,一枪穿云在对上一叶之秋的时候,败率稍大。


不过这样强大的一叶之秋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成为职业选手呢?


可能性最大的原因无外乎是还没有成年。


于是这些年来不少和叶修玩得比较好的选手都向叶修力荐过自家战队并顺带上问一句:你今年还没成年啊?什么时候才成年啊?什么时候才是合法正太才能操起来不犯法啊?


不过叶修一直都以“呵呵”作答,目前真正知道他年龄的职业选手大概也只有嘉世选手以及韩文清了。


说到这韩文清,大概是今年唯一一个可以和叶修抢风头的新人选手了,他带领的霸图战队,从本赛季开始至今也创下了不俗的成绩。


韩文清和叶修的孽缘,从第一区开服那天就结下了。


故事太长,无从说起,跳过不表。


总之叶修明确地告诉过韩文清,他会和韩文清在同一年出道。


虽然一叶之秋隶属于嘉王朝公会,但是从来没有进行过明确表态会加入嘉世战队,所以大部分战队还是抱有把这样一个人才加入麾下的想法。


于是韩文清从上个夏休期开始就在关注各个俱乐部的消息,毕竟是那个一叶之秋,哪家俱乐部要是签下了,必定会好好宣传一番。


可是没有。


一叶之秋没有从属于任何一家俱乐部。


没有任何的消息。


韩文清感觉自己被愚弄了,他问一叶之秋:说好的呢?


虽然这话不明不白的,但是他知道一叶之秋明白他在说什么。


那边过了很久才有回复。


一叶之秋:?


大漠孤烟:你耍我?


一叶之秋:我没有[感到很委屈.jpg]


大漠孤烟:说好的一起成为职业选手?


一叶之秋:是啊,但是又没说用一叶之秋。


电脑另一端的韩文清愣住了,这是他从未想过的无比荒谬的可能性。


过了好一会儿,韩文清回道:那赛场上见。


他看着对话框里很快跳出回答,


一叶之秋:嗯,赛场上见。




那已经是这个赛季开始前的,夏休期中发生的事了。




而当下,叶修正在听黄少天吐槽“那个新来的从不露脸的不要脸的没礼貌的小屁孩叶修居然对他那么不尊重”的故事。


叶修抓了抓头发,想了想,开始敲键盘:你要想,人家可能只是觉得没事就不要聊天,有事再说话而已嘛。


毕竟你废话那么多。叶修在心里默默加上这句,当然没发过去,不然又要因为黄少天的炸毛而无谓地浪费许多时间。


夜雨声烦:没事就不能聊天了?还有这个道理了?


一叶之秋:……


夜雨声烦:我好心跟他做朋友,他居然不领情!?我又不是随便跟别人做朋友的人,他居然还对我say no?!要知道对我冷酷无情我还理会他的人,除了你就没别人了,怎么样,你有没有感到很荣幸?


一叶之秋: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因为我冷酷无情而放弃理会我。


夜雨声烦:老叶你这也太无情了吧,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对我的,你以前很爱我的[葬爱家族の嗳涐伱怕ㄋ吗.jpg]


一叶之秋:我们是活在两个平行空间吗,你的以前和我的以前好像不是同一个以前。




苏沐秋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差不多得了,哪那么多废话呢,千机伞要不要研究啦?”


“就是就是。”苏沐橙这次选择帮她哥,“看你们两个聊得多没营养。”


叶修来回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你们偷看别人聊天记录还有道理了?”


“我明明很光明正大地看。”苏沐橙不以为耻。


“就是就是,特别光明,特别正大。”苏沐秋反以为荣。


叶修不理会苏沐秋,心痛地看着苏沐橙:“不是说了不要成为像你哥这样糟糕的大人吗。”


“我哪里糟糕了,你给我说清楚!”




叶修在职业选手内部的名声不太好,大部分选手基本上都像黄少天一样尝试着加了叶修的QQ,想要摸一摸这个神秘选手的底细,最好能培养培养感情,再约到竞技场打一炮多点战斗资料就更好了。


然而交流下来的想法就是:这新人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总的来说,就是直白到近乎刻薄的程度了。


嘴不够甜,脸不知道长啥样,态度又很恶劣,给人的直观印象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鬼。


于是在选手内部,自然也就没什么好名声了。


脸都没有露过凭借几句话就能让人生生把好感度降到极限值这大概也算是一种特殊技能了。


偏偏叶修还特别后知后觉,赛季都进行到一半了,最近才发现这个事实一般茫然地问苏沐秋:“我怎么觉得我好像被讨厌了?”


苏沐秋:“……你才觉得啊,而且也不是好像。”


“这是为什么呢?”叶修的眼神很无辜,无辜到纯洁的地步了,这样纯洁的眼神出现在叶修身上也太罪恶了,让苏沐秋忍不住想亲他。


“你真不知道?”苏沐秋象征性地咳嗽了一下,“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摆出那副态度装高冷,不想跟他们搞好关系。”——后半部分纯属苏沐秋内心美好的幻想。


“那副态度?我对他们不是一直那种态度?”


叶修觉得真是奇了怪了,“都认识这么久了还搞什么关系,大家就不能成熟理性地交流吗?”


“……不,对你来说是认识很久了,但是对他们来说,你,叶修,只是这个赛季新出道的一个选手。对于初次交谈的前辈用那种态度进行交流的后辈,被讨厌是必然的。”


叶修想了想:“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知道是我?”


“难道你告诉他们了?”


“这还需要告诉?强到能玩散人的难道除了我还有别人?”


“……”


苏沐秋无言以对,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到叶修脸上。


真的好想打他。


要不是苏沐秋喜欢叶修,真的早就动手了。


“那你现在要跟他们去解释清楚?”


“不要,麻烦。


“韩文清就能知道,果然还是老韩了解我。”


叶修感慨。


常规赛的第一场刚结束他就收到了韩文清的消息:嘉世,叶修?


在叶修承认之后,韩文清就没说什么了,韩文清也很忙,成为职业选手后就能感觉到实际上场和在训练营中的那些模拟赛截然不同,他必须要更拼命,才能走得更远。


苏沐秋听到叶修这么说,很是不服,叫嚣道:“明明是我最了解你。”


“好好好,是你是你。”叶修这种哄小孩的口吻让苏沐秋又想打他了。




“你好像最近常被和叶修放在一起讨论啊小周。”轮回俱乐部,江波涛拿着电竞周报,随意地翻看着。


“网上站周叶的人好像也很多。”方明华不知道平时上的是些什么网,“现在强强还蛮流行的嘛。”


周泽楷抿了抿嘴,有点不开心。


他只想和一叶之秋组成CP,后面的那个叶不能是叶修的叶。


于是最后一个对叶修没什么敌意的大神选手、周泽楷,也有点膈应了。




和微草的常规赛结束后,王杰希找上门来,当然指的是在网络上,不是现实里。


王杰希很直截了当地问叶修能不能跟他竞技场走一把,叶修就喜欢这种直接的,于是也很直接地回道:你用以前的打法,我就陪你。


王杰希看着对话框内的那行字,哼笑了一声,有些许的不舒服。


他摒弃魔术师打法后,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跟他要求。


当初他选择放弃这种打法,并不是没有犹豫没有挣扎,这是他与一叶之秋彻夜相谈后才终于做下的决定,现在这个小鬼想挑战他?


王杰希笑了起来,多半是被气笑的,周围的微草选手无比默契地离开他的半径一米内区域。


好啊。


王杰希回复道。也是时候该搓搓这小屁孩的锐气了,免得他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结果王杰希……输了。


在远方观战的微草群众根本不敢相信魔术师形态的他们队长会输给这个新人,就连王杰希自己都不相信。


经验上的差距应该是很大的才对,之前从来没听说过的新人,明明应该是最近两年才开始玩荣耀的新人才对。


看上去很成熟实际上很讨厌输的王杰希,从此开始了和叶修开竞技场赌稀有材料的不归路。




事实上一般来说,物极必反是生活中的常态。


当对叶修的差评累积到一定的程度时,反而会有人渐渐开始发现叶修其实并不像他们想象中那么坏。


也许真的只是个实话实说不懂拐弯抹角的人而已。


不过这一切也不过是因为有些人偶尔会觉得,叶修的语气和腔调,和“一叶之秋”比较像。也许用爱屋及乌来说也不为过。


当然这是站在有些人的角度来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叶修就是一叶之秋本身,事实上从根源性上来说完全不能用爱屋及乌来形容。




而被嫌弃的小屁孩叶修,即使在职业圈中人缘不好(应该说在嘉世之外根本没有人缘),也仍然坚强地成为了全明星的一员,毕竟实力还是很硬的。


“要不要尝试一下全明星出道?”苏沐秋突发奇想。


“我不是已经出道了吗?”叶修说。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次干脆露脸吧。”苏沐秋像是做了某个重大决定。


“哦,也可以吧。不过当初不是你说不要露脸不要参加记者会一结束比赛就回俱乐部的吗。”叶修对于苏沐秋的善变感到不明所以。


“那是因为……”苏沐秋撇撇嘴。


那是因为他不太想让叶修在私底下和其他人扯上关系,毕竟这货一开口就肯定露馅,在职业选手里听过“一叶之秋”的声音的人可不少。


但是一直藏着掖着也不是办法,况且苏沐秋一开始就知道这种隐藏肯定不会一直继续下去。


只是他习惯了被叶修依靠,叶修也习惯了听他的建议,虽然还是经常吵架,动辄两人拳脚也活动一下,不过多是小打小闹,嬉笑怒骂都只是玩笑。


而叶修在某些小事上会直接听信苏沐秋的话,根本不去想原因,反正他相信苏沐秋不会害他。


当初苏沐秋刚把叶修捡回家的时候叶修才不到十四岁,而苏沐秋正好成年,苏沐橙和苏沐秋那时候住在一个网吧老板陶轩开的网吧楼上,加上叶修后,三人住得有点拥挤。


后来陶轩出国了,网吧打折转卖给了苏沐秋。


苏沐秋和叶修一直在玩荣耀这款网游,那年正好第一赛季报名开始,原本苏沐秋打算成立个职业战队,拉点公会队伍里的人,结果在八月出了车祸,虽然其他地方没受重伤,但是右手落下了病根,不能再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


苏沐橙为这件事哭了很多次,而苏沐秋倒总是反过来安慰苏沐橙:“活下来就不错了。”


这种时候叶修总是坐在另一边,抱着膝盖,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


等到晚上苏沐橙睡着了,他和苏沐秋躺在同一张床上,他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以一种极其轻的力道一寸一寸地摸过苏沐秋的右手,每一片指甲,每一个指关节,每一条掌纹。


“暂时就让其他人嚣张一会儿吧。”苏沐秋用左手轻抚叶修的后背,“等你长大了,记得替我嚣张回来。”




千机伞是苏沐秋刚开服的时候就计划的事,手受伤后他还是成立了嘉世战队,不过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研发武器上,还挖了个关榕飞来一起搞。


他们两个,再加上叶修,三个一起策划着这个惊天动地的大动作。


叶修平时也不忘练着最熟悉的战斗法师,而他的天赋在散人的连招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也确实在一出道就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不过,也差不多到极限了,无论是千机伞的研发还是叶修目前对散人的应用都差不多到了瓶颈期。


就算是叶修这样如同天生为荣耀而生的人,也起码要再多个四五年经验,到十多年左右,才能完全灵活应用散人。


所以这只是一个下马威,转会期马上就要到了,也意味着选手的帐号卡信息可以更换,君莫笑在本赛季的使用本来叶修和苏沐秋的心里就预订了半年,下半年还是回归到传统职业吧。


苏沐秋一想到过几天可能会上电竞周刊头条的“惊天大秘密!君莫笑竟是一叶之秋!?”之类的新闻,就觉得想笑。


再想想平时没少在“一叶之秋”面前吐槽叶修的几人……


“你怎么了?”


叶修捧着杯热茶狐疑地看着扶着墙捂着肚子偷笑的苏沐秋。


“没什么……”只是一想到那些人知道真相后的表情,噗,“只是想到一些好笑的事。”




实际上,叶修私底下的不知天高地厚曾经被好事的选手偷偷爆料给B市某喜欢扒电竞八卦的杂志,但是却没能刊登,拿到爆料的编辑很不服气,却得知是上头有人压下了这些报道。


“靠!我要和叶修斗到底了,我就不信了,真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了是吧?”


那个编辑气得跑到了另一家电竞杂志社。


然而无果。


没多久,他和那个好事选手一起丢了工作。


B市某大厦顶楼,和叶修神似的一个青年随手把杂志的样刊扔到一边,对小秘书吩咐道:


“让他们知道,有钱就是能为所欲为。”


小秘书:小少爷诶,你是主角弟弟啊,不要表现得像个反派一样好吗,这种台词只有反派才会说啊。




- tbc -




自从不再写关于无论如何系列之后我感觉我就只会写段子了,当然这可能也只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我就是要为自己找借口,我要把这个系列捡起来,做一个不把短篇写成段子的好堇orz

评论

热度(2627)

  1. 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了啊啊啊【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煮茗听雨
  2. 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了啊啊啊【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煮茗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