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all叶】盛夏白瓷梅子汤(四)

北宫伯玉的镜子:

这篇文已经完全脱离了当时的初衷,朝着一个不可预料的方向飞去了......我本来只是想单纯的写一个古风恋爱小故事的......


——————————————————————————


灵堂之上,王杰希看见了许多熟面孔。叶修之前的弟子邱非跪在灵位前,眼睛肿如桃仁,显然已是哭过多时的。


他四下扫过诸人脸庞,悲戚神色不变,却又悄悄的走了出去。


王杰希得知叶修尚在人世恨不得大笑三声解这几日心中情绪,可他毕竟不是常人,这厢他便偷偷进了屋,打算乔装打扮一番。


不过多时,那个英俊潇洒的王掌门便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驼背的独眼中年男子。


王杰希内心笃定叶修去处,又对着铜镜看了几次,确定无误后这才施施然出门。


且说这临安西门有块好去处,那便是位于游源胡同与延平胡同中间的窑子街。名字虽然粗俗了些,但此地的女子又不比寻常那些花柳之地,价格也贵上许多。


王杰希却是掐着点去的,此刻天已全黑,正是这条街热闹的时候。


兴许是他这扮相着实骇人了些,身上穿的又尽是破烂的粗布衣裳,这一路上脂粉香气不断,竟也无人理会他,只当他是个穷鬼。


这街不算很长,王杰希来回走了几趟,也算摸到了些门路,当下便选了看起来人流量最稀少的一家打算进去查探。


这还没进门,就被两名壮汉给拦了下来:“做什么的,懂不懂规矩?”


王杰希左右看看,见出入此店的人穿戴都整整齐齐,自己倒显得格格不入起来。他眉头一皱,装作市侩小人的模样“呸”的往地上吐了口痰,又从兜里掏出几张银子扔给那壮汉:“怎么,大爷我要来找快活还不让了?”


壮汉手忙脚乱的把银钱收了,忙做伏首状:“小的该死小的该死,爷请进。”


王杰希此举倒是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他毫不避讳的点了两个人陪酒,又大摇大摆的选了个厅堂的好位置。


他内心暗自思忖道,自己举动如此招摇,叶修总不能避而不见。果不其然,王杰希听那姑娘唱了几首小曲后,便有人主动找上门来。


“这位相公酒喝得多了些,妈妈特意命我送了些醒酒茶来。”


王杰希摆手道:“茶倒是不必了,就是想去外头吹吹风。”


“相公请随我来。”


王杰希随她穿过楼阁庭院,心中暗暗惊叹想不到这店中暗藏玄机,后院中竟别有一番机关布置。


待他到了五楼,那丫鬟才施礼退下。王杰希推门进去,却听里头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叶修还是那个叶修,却又有些不一样了。几个胡姬女子环绕在他身边,纤纤玉手摘了一旁的葡萄喂他。


王杰希倒是真没见过他纵情声色的模样,此时倒有些意外:“他们在外头担心难过,你倒是会享受。”


叶修也不在意,坐起身来挥挥手示意她们下去:“大眼你来得真慢。”


王杰希瞥见镜中自己的伪装,再看看叶修风流公子的装扮,却是直接取过一旁的毛巾脸盆开始卸下伪装。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他:“我跟那丫鬟说,你要是看到有客人是独眼,就把他带上来。”


王杰希无言以对,只好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叶修轻描淡写的说道:“想当年嘉世的事情都没把我怎么样,还怕了区区一个魔教不成。”


原来是魔教的人,王杰希接口道:“魔教能逼得你不得不假死谋划,是挺微不足道的。”


叶修啧的一声:“大眼你这是跟我在一起久了,都变得嘲讽了。”


王杰希问道:“他们什么时候到?”


“文州和少天一会就到,小周不一定会来,新杰和老韩已经去办事了。”


王杰希失笑道:“看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叶修一脸这不怪我的表情:“我可是第一个告诉你的。”


他话语刚落,又从窗户边跳下来两个人。叶修笑道:“少天喜欢爬窗就算了,文州你也跟着。”


喻文州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衣袍:“前辈倒是把我们骗得团团转。”


黄少天见了叶修也不说话,只上前紧紧把人搂紧了。


叶修这才看见他脸上未干的泪痕:“怎么哭成这样了?酒味也很重……”


黄少天却有些窘迫,只低声道:“没有下次了,不准骗我。”


叶修也是难得见到剑圣这幅模样,心也软下来:“好好好,我的错。”


喻文州缓缓笑道:“到现在你还是要把我们蒙在鼓里?”


“好吧,”叶修的表情严肃起来,“很多年前,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后来他意外身亡。而今年年关的时候,我收到线报,发现当年的事情似乎是有人故意为之,便暗中留了个心眼顺藤摸瓜的查了下去,结果却让我得知了个天大的秘密。魔教表面已被剿灭,暗地里还不知潜伏着多少高手,我苦思冥想也只剩下装死这个方法了。”


王杰希问道:“那个秘密是什么?”


叶修答道:“起死回生。”


若是韩文清在,此刻定会冷冷的说无稽之谈。可是连韩文清都参与到了这次事件中,莫非是真的不成?


喻文州问道:“这件事与你那朋友又有什么关联呢?”


“他们怀疑我那个朋友知道返魂香的下落。”


说到这里,故事便有些水落石出的味道了,喻文州淡然笑道:“你打算怎么做?”


叶修缓缓道:“当年密谋害他的人,一个也别想逃。”


看来这个人不仅是很好的朋友这么简单,王杰希这样想着,心里头却升起难以言喻的醋意,当然无论如何他也是站在叶修这边的:“现在有什么线索吗?”


“返魂香此物,最早记载是出自汉武帝时期,从西域进贡的神秘香料,据说能从冥府招来魂魄,使人起死回生。十五年前,京城富商萧氏一夜之间惨遭灭门,此事后来也就成了无头悬案。可又有谁知道,那萧家族长未曾发迹前以盗墓为生,误打误撞闯入过西汉帝王墓。此时魔教教主恰好过世,引发内乱,又遭遇正派围剿,从此才一蹶不振。可那些人贼心不死,竟然把主意寄托在了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上,着实可笑。”


喻文州听到此处,正想说些什么,却被黄少天抢了话头:“叶修,你该不会也想要那返魂香吧?”


叶修浑身一震,抬头看下黄少天,却无言语。


喻文州轻叹道:“罢了,你继续说吧。”


“凶手一共有七人,其中一人已经被我和少天所杀。”


黄少天满脸疑惑:“被我们所杀?叶修你不是在骗我吧,能让我们两个一起出手的人那简直是凤毛麟角啊,凶手居然这么厉害吗他到底是谁啊……”


黄少天突然住了嘴,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人的身份。


喻文州点头道:“确实有些让人惊讶,任谁也想不到当年权倾朝野的誉王,也是那七人之一。”


“知道此间来龙去脉后,我才意识到事情可能不仅是重振魔教这么简单。但又因我一时大意,竟然被他们发现我在追查此事,迫不得已之下只好使出这种下等招数。至于其他六人的身份,仓促之间,我也只寻到了两人。”


“一是有西岳丞相之称的慕容熙,二是隐居多年的传奇剑客叶断秋。”


喻文州皱眉道:“这个事情的确不简单,但是叶断秋……我当年是亲眼看着他断气的。难道说,从关外回中原后的那几年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叶断秋本来就是假的?”


“老韩和新杰已经赶赴长安了,小周先行一步去寻叶断秋的下落,事不宜迟,文州你和少天去与老韩他们会合,我和大眼去找小周。”


 



评论

热度(42)

  1. 藤下客北宫伯玉的镜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