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全职】夜修 37

落天下: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34 35


❁居然没掉粉诶!你们也太宠着我了……




叶修睁眼过后看到的便是一片白。好在白得有层次,窗帘是象牙白,墙面是鱼肚白,床铺是珍珠白,几种亮度交叠着才不至于晃瞎了叶修的眼睛。三秒钟大脑已经重启完毕,叶修想起了这房间,是他在医院顶楼的私人病房。


这是叶家考虑到他的身份特意为他申请的,常年为叶修预留着,几乎也算得上叶修去过最频繁的一个地方。


他稍微动了一下身子,左肩顿时传来一阵痛感,让他不禁“嘶——”了一声。窗边那个正在打电话的人听到这声动静,三言两语就结束了对话,走到叶修身边坐下。


“感觉怎么样?”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探了过来,试了试叶修额头的温度。“好像不烧了。”


“我还发烧了?”叶修问道。一开口却发觉自己的嗓子哑得厉害。


叶秋早就给他准备好了水,这会儿从床头拿起水杯试了试温度,发现有些凉,又去给他接了点热水混进去。“刚到医院的时候就开始烧了,细菌感染,中间反复了好几天。”他在水杯里面插了一根吸管,递到叶修嘴边。


叶修一口气喝了大半杯。


他清了清嗓子,“我躺了多久了?”


“四天,今天二十号了。”叶秋说道,然后端走了水杯。“下周这个时候就是除夕了。”


想到除夕,叶修忽然对叶秋问道:“我受伤的事你没和爸妈说吧?”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你让我怎么说出口。妈要是知道了又得一顿哭,到时候擦眼抹泪地跑到医院来当看护,咱俩耳根子都清静不下来了。”叶秋叹了口气。小时候他知道爸妈把叶修送走之后,曾经暗暗地记恨过一段时间父母。他想不透爸妈怎么会那么狠心,让哥哥去承担这一切。直到他在一天晚上看到母亲躲在房间里捂嘴痛哭,才意识到父母做出这种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手心手背都是肉,说到底为人父母的要远比叶秋更加痛心。


叶修对于这点再清楚不过,不然他也不会回了B市也不肯回家住。这么多年来他爹妈一直觉得亏欠了自家大儿子,面对他的态度免不得要小心翼翼起来。就连他家总是铁着脸的老头子也是如此,如若叶修和叶秋同时犯了错,老头子只会批评叶秋一个人,面对叶修的时候多是保持沉默,让叶修非常不习惯。他曾经回家住过几次,不过最后还是搬了出来。


“没说就好。”叶修松了一口气,又说道:“唉,居然躺了这么久,还发烧,果然人上了年纪身体素质就下来了啊。”


叶秋眼皮子一跳:“就算你没受伤,光是吸了那么多迷药就得躺至少一整天好么?再说你又不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本来就算不上多好,还到处逞强!”


“这次任务可是你给我布置的。”叶修表示自己很无辜。


叶秋一瞪眼:“我让你去保护喻文州,我让你给周泽楷挡子弹了么?!”


“可是你早就应该清楚会发生这种状况。”叶修被叶秋数落得多了,任是自家弟弟怎么气急败坏,他也能面不改色地自说自话:“喻文州哪有什么保护的必要,他甚至在这次合作中连你的身份都不知道。你让我去保护他,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让我见到周泽楷。”


叶秋安静了下来,默不作声地听叶修的分析。


叶修却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王杰希为什么想杀周泽楷?”


叶秋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好半天才无可奈何地说道:“你说呢?”


叶修的眼睑沉了沉,胸口像是被扎进了一根刺。他张了张口,好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就这样安静了几许,他才刻意忽略掉了内心那些难以言喻的情感,继续同叶秋论起正事:“……总之他以为我死了,所以就找了你当盟友。你们俩打得都是同一个算盘——如果我当初真的被小周所杀,那么毫无疑问他便是你们俩共同的敌人。如果我没死,那么小周对我来说便是个威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王杰希合作的?”


“从你开始拍第一部剧之后。”叶秋说道,“一旦你真人被曝光,不能百分百保证周泽楷不会在电视上认出你。既然不能杜绝危险的发生,那么就彻底毁了危险的存在。我说过,我会帮你收拾掉。”


叶修便又沉默了一会。不过没过太久,他就接着说道:“但是你和王杰希的性质不同。如果王杰希发现我还活着,可能就会停止行动。而你却希望彻底抹杀小周。可你又顾及我的感受,所以最后在准备实施计划的时候,把我牵扯了进来。你让我去保护喻文州,是希望我和王杰希不要过早地碰面。因为在你的计划中,最终决定周泽楷生死的应该是我,而不是王杰希。所以直到行动那天我才见到了王杰希,而那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王杰希已经不可能停手了。更重要的是,因为利益的牵扯,喻文州不会让他就此停手。”


叶秋没有承认,也没有多加解释。他和叶修是双胞胎,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彼此读懂全部的心意,他实在没有再去开口的必要。“而你最后还是选择放过他。”叶秋抿了抿嘴。


“不是放过他,”叶修摇摇头,“两年前我不肯杀他,两年后亦然。叶秋,只要我还有保护他的能力,我就不会让他死在我的面前。”


“你不杀他,他却未必肯放过你。”叶秋拧着眉说道。虽然他把周泽楷的生死权交到了叶修手里,但是这种结局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怕什么,我当年中了四颗子弹都能逃回来,他抓不到我的。”叶修的语气听起来却不大在意。


“你就作死吧你。”叶秋冷冷地说道,“你觉得你的身体还能承受几次那样的重伤?要不是张新杰处理得及时,你在两年前就玩完了。”


叶修却假装听不懂地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是啊还好有张新杰,你放心,这么些年来他技术见长,真要有下次估计他就更熟练了。”


“你能不能正经点啊!”叶秋咬着牙,作势要朝叶修扑过去,不过最后却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地狠捏了一把自家哥哥的脸。事罢他叹了口气,掀开了被子躺了上去,避开伤口把叶修环住。叶修住的自然不是普通病房,连病床都是queensize的,此时躺下两个人倒是一点都不挤。“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心情么!”他抱怨道。


“能能能。”叶修稍稍给叶秋让了一点位置,语气虽然敷衍,不过接下来说的话却很认真。“老实说,其实以前有段日子我真的不怎么看重自己的这条命……嘶疼疼疼你别掐我我都说是以前了!”叶修苦于肩膀上的伤不能乱动,只好呲牙咧嘴地求饶。“……你听我讲完啊!毕竟那时候我手上染了那么多人的鲜血,一直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我还做过一个梦来着,梦里我杀过的人全都跑了出来,想把我拉进地狱。那时候我就想,我总有一天是要偿还这一切的。”


叶秋忍不住抱紧了自家哥哥,把脸贴在他没受伤的那个肩膀上,心里一抽搭一抽搭地难受。


“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我想好好活下去。”叶修吁出了一口去,语气平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生命究竟有多脆弱,死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容易了,可是活下来的人却要承受加倍的痛苦。也许我确实该遭到报应,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想起那天晚上黄少天因为自己的一个电话就千里迢迢地跑回了家,一路上都在惦记着自己,心里顿时一软,又暖得服帖。能被一个人全心全意地在乎着、宝贝着,叶修觉得自己特别幸运。他想不出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死了,那个喜欢他的人会伤心成什么什么样子。但无论如何,叶修都想为他好好活着。


事到如今,他真是见不得黄少天难过了。


 “你能意识到这一点,我真欣慰啊。”叶秋语气复杂,“不过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也有份,就算真的下地狱了,也有我陪你受着。”


“当然咯。”叶修一点都不和他的双生子客气。然后他又把话题移到了自家好久未见的恋人身上:“话说我在医院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打电话给我?”


“你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我才充上电,没开机。”叶秋从自己口袋里翻出了叶修的手机递过去,然后翻身坐了起来。“你看吧,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叶修点点头,按下了开机键。不到一分钟,手机就显示了两个来自黄少天的未接来电。他还没来得及回拨,电话就又一次被人拨通,屏幕上浮现出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叶修按下了通话键,问道:“喂?”


“您好,请问是叶修叶先生么?”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是个将近四十的男子,语气彬彬有礼,“我姓李,是黄少天先生的律师。黄先生在两天前把一处房产转到了您的名下,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签个字?”


“房产?”叶修奇怪地问道。


对方便立马报了一串地址。


叶修一听,很快就熟悉了过来。那处房子正是他和黄少天同居了几个月的公寓,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黄少天莫名其妙地把房子转给了他。


“黄少天说了是什么原因了么?”叶修纳闷。


“呃……”对方迟疑了一下,问道:“叶先生,请问您最近和黄先生见过面么?”


“没有。”他要是和黄少天还有联系,也不至于连那人为什么把房子送给自己都不知道。


于是对方斟酌着字句,极为委婉地说道:“叶先生,是这样的,我和黄先生认识了许久,类似的财产转移其实以前也有接手过。如果我没有弄错您和黄先生之间的关系,那这处房产,很可能是黄先生给您的……分手费。”


分手费?叶修一愣,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查看了一下日期。他是十一月份的时候从Q市拍了广告回来,在超市里向黄少天主动提出了交往的要求。黄少天的回答却是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考虑,那是在周泽楷生日的四天前。


十一月二十号。


而今天,是一月二十号。


……所以那个人在思量了整整两个月之后,给出的却是这样的答案么?


叶修顿时收起了脸上所有的表情,一句话结束了这通电话。然后在大脑还没完全冷静下来的情况下,快速地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号码。


无人接听。却不是因为对方关机,而是被对方挂掉了电话。叶修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对方正忙”,眼神一点点地冷了下来。


于是他重新拨了过去。拨通,然后被挂掉,再拨通,再挂掉……如此重复了四五次,那端终是接了电话。


“黄少天。”叶修干脆利落地叫着这个人的名字,多余的一个字也不说,等着对方的反应。


“那什么……你好,我不是黄少……”结果接电话的却是一个有些熟悉的温和声音。“黄少现在……不大方便接电话……”


“蓝河?”叶修很快就认出这个人的身份。


“咦?对,是我,你是?”蓝河想了想,毕竟和叶修在剧组呆了那么久,对他的声音也是有些耳熟的:“是叶修么?”


“是我。”叶修承认道,接着又问:“他在你身边么?让他接电话。”


“呃……”蓝河想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的脸色,那人却忽然转过了头,背对着他看向窗外,叫蓝河瞧不到悲喜。于是他只好对电话说道:“黄少不想接电话……”


“你们在哪?”


“这个……”蓝河夹在这两人中间简直苦不堪言,还没来得及消化黄少天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就先把两边都得罪了:“叶修,黄少现在心情不大好,你还是别过来了……”


叶修直接打断了蓝河的话,说道:“要么让黄少天接电话,要么告诉我你们的地址,二选一。”


蓝河在此时的正确选择应该是直接挂掉电话,毕竟黄少天在授意他接电话前就已经表明了自己不想和叶修说话。他一点都不想惹到这尊大神,可是叶修在电话中的语气却让他不敢自作主张。蓝河和叶修认识了一个多月,算不上多熟络,不过也记得对方是个随和的模样。然而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人的气势如此之足,乃至一句寻常的话语都让自己违抗不得。


于是蓝河只好捂住话筒,试探着叫了一声“黄少”,语气诚惶诚恐的,心中叫苦不迭。他等了十几秒,才终于等到黄少天伸手拿走了手机。


蓝河暗暗地松了口气。黄少天把震动不止地电话扔给他的时候,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宝贝老婆”四个字。联系人都没删,称呼也没舍得改,怎么看都只是人家情侣俩间的小打小闹。俗话说得好,床头吵架床尾和,人家的家务事自己最好不要插手,省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只不过黄少天拿起了电话也不出声,长久沉默的模样让所有与他相熟的人都大跌眼镜。叶修不是来和他比耐心的,遂先开了口:“你没什么想说的么?”


“想说什么?”黄少天轻哼了一声,冷漠地说道:“两个月的时间到了,玩腻了罢了,你以为呢?”


叶修被他这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他张了张口,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像是一嘴的伶牙俐齿都被拔光了一样。


“房子给你,要不要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小爷我向来对床伴出手大方,更何况以前我也说过送你一套房子来着,我可是向来很讲信用的。”黄少天的语气懒洋洋的,似乎不仅在言辞上把叶修放在了“床伴”的位置上,连心里也是这样想的。结束一段关系对他来说是如此寻常的事情,寻常到他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觉得乏味。“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我以后也再也不想看见任何和你相关的东西。关系到此结束,以后别缠着我,也别再打电话了。”


然后他就挂掉了电话。


电话这端的叶修却还保持着接听的姿势,一言不发地举着手机。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沉,像是没睡醒一般,竟是分不清那个在电话中对他冷言冷语的黄少天究竟是真是假。


也许是自己太累了,也许是迷药的后劲还没过。或者肩伤的阵痛带来的幻觉,总之怎么会是真的呢?好好休息一下,搞不好明天睁眼就能在病房里见到黄少天……叶修罕见地自欺欺人了起来,重新闭上眼睛在床上躺下,直把被角盖过了头顶。片刻之后,他不顾自己肩上的伤口,缓缓地在被子下蜷成了一团。


他难得的这么委屈,却连个安慰他的人都没有,只能一个人闷不吭声地躲在床上的一角消化着。叶修的眼梢还带着尚未褪去的困惑,整个人茫然得像是被父母抛弃了的孩子。


他曾经确实被父母送进了孤儿院,却在那里结识了苏家兄妹。苏沐秋离开后,他又遇见了周泽楷。后来周泽楷与他决裂,他就看到了黄少天。这个人一见到自己就邀请他去吃饭,饭后水到渠成地睡到了一起,然后更加水到渠成地发展了一段包养关系。他和叶修以前遇见的人都不一样,聒噪又多情,甜言蜜语多得像是背过词典,柔情蜜意的攻势恁是第一杀手也没招架得住。他对叶修好得恨不得把这个人捧到月亮上坐着,还曾信誓旦旦地保证道,宝贝儿,你以后都有我在了。


而事实上黄大少爷确实把叶修宠上了天。


却在腻烦了之后松了手,冷眼看着叶修摔了下来。


叶修和第一任在一起的时候,既碍于自己的责任,又不想误了对方的前程,两人只相处了两年便不得不分手。他喜欢上第二个人的是时候,那个人却是自己的任务目标,在错误的时间相遇,然后在数声枪响中别离。如今他终于有了自己的身份,以为这次可以好好地谈个恋爱,却低估了爱情的保鲜期。


竟然只有短短的六个月。


倒是破了黄少天的记录。


讲信用?叶修不禁发出了一声嘲笑,眼睛却蓦地一烫。你他妈的还说过要一直陪着我呢,这也算讲信用?


叶修这样想着,却忽然掀开了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半个小时后叶秋敲了敲房间的门,推开后却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


 


黄少天的电话挂了不到半小时,又重新响了起来。他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宝贝老婆”四个字,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挣扎,跟看不得似的把手机又扔给了蓝河。


蓝河只好认命地重新接起了电话:“喂?叶修?”


他以为叶修会叫自己把电话递给黄少天,然而叶修却说了另外两个字:“开门。”


“啊?”蓝河一呆。


房间外却已经传来了一声枪响,门把手被子弹打得一歪,接着叶修一脚踢开了门,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了黄少天办公室的门口。


此时窗外的阳光正足,叶修一走进来,那些光泽就均匀地在他的身上铺了一层,比剧组打造出来的光影不知道要完美多少,衬得叶修像是在光明中诞生的神祇。蓝河在娱乐圈混迹了这么多年,深谙各种拍摄技巧,不由得联想到这个时候应该给叶修再来一首或舒缓或震撼的背景音乐,慢镜头从远拉近,最后来个脸部特写,简直就是一部电影的点睛之笔。


不过这支笔的脸色却不怎么好。他的视线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然后毫无意外地停留在了黄少天的身上。这时候的黄少天却已经把自己先前脸上的表情收拾了个干净,顶着张玩世不恭的面皮看向叶修,眼里净是轻佻。


“你来做什么?”黄少天不耐烦地问道,然后又忽地一笑,了然一般说道:“怎么,舍不得我啊?看开点,分个手而已,多大点事,这世界上舍不得本少爷的人多了去了,我总不能逼着自己和一堆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吧?顺便给你个提醒,可别学陆然死缠烂打,样子太难看了。”


“我来看看到底是什么让你决定分手的。”叶修冷静地说道,然后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却不知道讽刺的是谁。“万一你是被逼无奈呢?“


黄少天被叶修逗的一笑,嘴角一咧回复他:“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分手能有什么原因,不过就是没新鲜感了。好吧我承认,出门这段时间约了不少新人——你那是什么表情?难不成我该为你守身?别逗了。总之玩得多了,回来之后发现对你已经提不起兴趣了。不过你也该知足了,我还没和别人在一起过这么长时间。”


“所以你是为了打破自己的记录才要求多思考两个月么?”叶修面色不改,仿佛分手对他来说也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他也确实希望如此,所以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声音,也抑制着双手,让它们不要没出息地乱抖。


“我倒是想问问,你以为我思考之后会给你什么答案?”黄少天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很惊奇地反问道,“我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你该不会真以为我堂堂黄家大少爷最后会和你这种人在一起吧,我是脑子进水了么?所以说陆然之后我就不愿再约你们这种戏子,不是我说,你们太容易入戏了。”


叶修却想着自己中弹之后不知道失了多少血,估计医院忘记给他补回来了,不然现在怎么觉得头晕目眩,站都站不稳。


“好吧。”叶修点点头,尽管如此也没露出太大的反应。他多擅长演戏啊,那是他的职业,更是他多年来保护自我的一种手段。黄少天不想看见他死缠烂打的模样,他就不叫黄少天看出一丁点。既遂了对方的意,也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些。“那再见了。”


黄少天却还要在这个时候补上一刀。“慢着,我记得我说过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最后他还是换上了这样冷漠的语气,从蓝河手中拿过了手机,看也不看地就扔出了窗外。二十多层的高楼,黄少天却一点也不关心会不会砸伤旁人。“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你知道我对于不需要的东西,向来不会手下留情。”他连之前口口声声喜欢得不得了的恋人都能做到弃之不顾,哪还会关心什么路人。


叶修顿了一下,转身离开了房间。


 


出了蓝雨大楼,叶秋就站在那辆沃尔沃旁边等着他。他眉头微微蹙起,看见叶修的时候像是有一肚子的训话要说,不过最后还是顾忌着低到零下的气温,先把人拉进了车内暖和着。


“厉害了啊你,伤还没好就敢到处乱跑。”叶秋脸上带着隐隐的怒气,要不是看在叶修身上还有伤的份上,他真想揍人。然后他拉开了叶修的衣服,稍微检查了一下左肩,果然在绷带上看见了丝丝缕缕的血迹,多半是伤口裂开了。“你刚才用哪只手开的枪?”


叶修没有说话。


叶秋脸上的怒容更甚,又气又心疼,忍不住数落道:“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是不是?你是不是感觉不到疼?”


“哪能啊。”叶修总算开了口。他缓缓地抬起手,却是覆上了自己的心脏。视线透过窗户看向了高耸的蓝雨大楼,轻轻地说道:“我疼得心都碎了。”


痛贯心膂,连眼睛都要冒汗,脸色更是叶秋从未见过的苍白。


——TBC——



……不过你们对我的宠爱应该到此为止了orz


九月初的时候说自己码字码得有些难过,就是写这章的时候。这章和上一章我是同一天写的,虽然文里面是有时间差的,不过给我的感觉却像是老叶同时被小周黄少先后伤了个遍,哭唧唧,可心疼了


这里直接省了喻总和黄少的会谈,不然觉得太磨叽了,不然你们看兄弟俩聊天的时候就知道黄叶会分手,但是还要提心吊胆地等黄少什么时候提出分手,这过程多煎熬啊。开坑前列大纲的时候,注明了这里黄少和老叶分手是因为发现老叶骗他以为自己被利用了,特别生气,转手就把老叶甩了还去找了个新欢(主要为了气老叶)。不过等自己真的写到这里的时候,发现人物感情早就失控了诶


评论(1)

热度(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