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全职】夜修 36

落天下:

❁主周黄叶+自由心证的其他叶受CP。


❁前文:31 32 33 34 35


❁诸君,我发现这文……搞不好60章挡不住……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他正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一份不算厚的资料就摆在自己的眼皮子下面,可是他却下意识移开了眼,避讳得像是美杜莎的眼睛。


房间里开着窗户,天边的红霞美若一方绸缎,灵动地随着晚风而摇曳,最后飘落到了水面。窗边的白纱被这阵风带起,挟着淡淡的海腥送到周泽楷身边,熟悉的味道让周泽楷心中蓦地一疼。


……哪?


周泽楷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船上。他收回了视线,然后在桌子的另一侧看见了江波涛,脸色极其凝重地望着自己。


“周先生……”江波涛张了张嘴,一向伶牙俐齿的他在此时却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最后低下了头,默默地等候着周泽楷的抉择。


“他呢?”周泽楷听见自己这样问道,可是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在问的是谁。


“甲板上。”江波涛却对那个“他”心知肚明。


周泽楷缓慢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江波涛七窍玲珑,深知这种情况下的周泽楷需要安静的空间,于是微一躬身,离开了这里。


然而直到此刻周泽楷还是有些摸不到头脑。他感觉身体里的自己似乎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说话、思考、操纵着身体,另一部分却对目前的处境一无所知,只能充当着一个茫然的旁观者。


然后他低头扫了一眼桌上的资料,心脏顿时又是一疼。脑子中很快就充斥满了这份资料的重点,字里行间都在讲述着一个叫“叶秋”的人的所作所为,白纸黑字,印下的是这个人无可辩驳的背叛之举。


为什么?


两个周泽楷的心情在此刻逐渐开始合二为一,净是些不解、悲伤、愤怒一类的情绪,满满当当地塞在胸口,又堵又胀,论是如何也纾解不开。他本想等着这些滋味自己慢慢散去,却最终任它们在心头酿成了一罐悲伤,冰得像是从冷库里拿出来的一般。罐子摇摇晃晃洒出了一滴,瞬间凉了整颗心。


是叶秋做的。


周泽楷原本为他找了几十种的借口开脱,又找了几百种的理由说服自己,却最终敌不过事实来的猛烈一击。而以叶秋的本事,他足以将此事做得天衣无缝,却愣是让江波涛查出了蛛丝马迹。其背后的原因,除了是叶秋自己想让周泽楷察觉到事实的真相以外,根本不作他想。


为什么?


周泽楷困惑地问了自己一遍又一遍,甚至觉得委屈极了,却始终没得出一个合理的答案。他是那样地喜欢着这个人,喜欢到可以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一切送给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也一并送给他,只担心对方并不想要。对周泽楷来说,最痛苦的远不是那批被毁的货物,也不是沦陷的势力,而是叶修毫无预兆的背叛。


叶秋大可以直接向他索求货物,甚至插手周家的事务,周泽楷连半个不字都不会说出口,甚至叶秋只要表现出这个意向,周泽楷早就双手奉上叶秋一切所需。他是那样地重视着这个人,眼里全是他,梦里全是他,心里的空间早在几年前就全装满了他。周泽楷想着总有一天要将他整个人放在自己的羽翼下护好,于是踩着无数人的尸骨爬上了今天的位置,这一路上付出了多少代价又牺牲了多少人,他早已数不清。而这个他心心念念要守其一世长安的心上人,却在背后捅了他一刀,把他推回了起点,甚至更远。


叶秋原本可以光明正大地向周泽楷讨要所有。可他却偏偏选择了最阴狠的一种方式。他伤得周泽楷猝不及防,像是直接对他的心脏开了一枪。


为什么?


周泽楷感觉感觉自己的胸腔里又燃起了一团无名火,总归还是被愤怒占了上风。任是谁把自己的一颗真心交出去之后换来这样的结局都不会无动于衷。周泽楷的这颗心脏里面曾经写满了自己说不出口的心事,从懵懂的少年时期起,他所有青涩美好的感情中都裹着这个人的身影。那时候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自己的老师,只将这些隐秘的爱慕与情意统统珍惜地书写在了心底。他曾经期期艾艾地盼有天可以读给这个人听,可是这个人到头来非但把这颗心脏丢了回来,还附赠了数不清的伤口。


周泽楷从来没有这么难过过。


他疼得说不出话,哪怕哪都没有受伤,却觉得浑身上下都极为痛苦。心里半边覆着悲伤的冰霜,半边燃着愤怒的火焰,原本就已经是鲜血淋漓的模样,现在掺合着全身的疼痛,给周泽楷带来了大片大片难以言说的煎熬滋味。


周泽楷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恨这个人。有那么一瞬间,那些在他面对敌人时才会产生的阴暗想法被他全部加诸在了叶秋身上。他其实不想伤害叶秋,更不想杀了他。


可是这一秒,他却想把他仔细地绑住,永远锁在自己的房间内,终生逃脱不得。


 


周泽楷终于决定走上甲板去面对叶秋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是年宴的第二天,也是新年前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家主是要宴请整个周家的,轮渡的规模自是可见一斑。偌大的甲板,当周泽楷走上去的时候,他和叶秋之间仍然隔着几米的距离。斑驳陆离的灯光虽然照亮了周泽楷的行径,然而呼啸的海风却卷走了他走来的痕迹。


只有两个人的甲板,背景搭配着哀恸又凄凉的风声。他们站得那么接近,可是距离却那样的远。


叶秋站在很前面,背对着周泽楷,双手搭在栏杆上,嘴里依然吊儿郎当地叼着一根烟。两人相识这么多年来,除了重要的场合以外,叶秋的穿衣风格真是随意得让人难以评价,眼下这件灰扑扑的羽绒服搭配着同样灰扑扑的裤子,平凡得像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哪怕单独拎出来都不起眼。


倒是有些像两人初见时的模样。


轮渡再过十个小时才会靠岸,此时宴会正是刚刚开席,厅中又摊开了一幅灯火通明歌舞升平的热闹画卷。相比之下,甲板上却并无人声。周泽楷知道叶秋早就发觉了自己,可是一时间,谁都没有先开口的欲望。


他安静地看着叶秋的背影,看得很细致,也看得很认真,像是要把身体的每一个线条都铭刻在脑海中,又像是在用目光做最后的诀别。一边看着,一边在心底轻轻说道:看,这就是我恨的那个人。


可是我爱他。


他把我伤得那么深,让我那样的伤心,我再也不想看见他了。


可是我不能没有他。


他们谁也不肯先开口,仿佛就要以这样的姿势对峙到天荒地老。其实没有那么久,他们以为的海枯石烂不过是一根烟的时间,等到叶秋毫无公德心地把烟头扔进海里的时候,周泽楷怀揣了好久的问题终于脱口而出。


“为什么?”声音竟是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冷漠。


叶秋似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语气,背着周泽楷愣怔了好久。不过他总是把自己的真实情绪拾掇得很好,没叫别人看出丝毫端倪。“任务而已。”


简单的四个字,却仿佛是什么药剂一般,一管注射到周泽楷的胸口,叫他原本饱受折磨的心脏在霎时间变得麻木不仁。


他没有忘记叶秋原本的身份,是嘉世手中最为顶级的杀手,是那些愿意花天价买颗头颅的顾客们眼中的阎王爷——他若是想在三更取人性命,焉能留其到五更。这个世界上没人会怀疑叶秋的实力,数不清的富人们盼着叶秋能垂怜他们一眼,挥挥手替他们解决掉所有的后顾之忧。


周泽楷知道自己这些年做了这么些恶事,自己的名字应该在嘉世的榜单上屡见不鲜了。


却是叶秋接下了任务。


五年来的生死不离,五年来的朝夕相对,然而所有的感情竟是个气球般的物什。那任务如同一根银针,比起气球的大小虽有些小巫见大巫,然而只是那样轻轻一戳,“啪”的一声,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殆尽了。


却是抵不过一个冷冰冰的任务。


周泽楷忽然有些想笑,又很想知道,如果叶秋接到的任务是杀了自己,他也会这样利落地下手么?


“什么时候?”周泽楷又淡淡地问道。


讽刺的是,两人的默契竟然还在。周泽楷的问题永远是这样的简洁,而叶秋也不需要他更多的解释。“一开始就是。”他没有回头,声音在寒风的传递中变得缥缈起来,“从五年前开始,我就是带着任务接近你的。”


起初周泽楷还当叶秋的心够狠够硬,感情在任务前不过是挡路石,既然碍事踢开便是;而叶秋这这句解释却像是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清脆的拍击声中夹杂着说不出的嘲弄,提醒着周泽楷他未免太过自作多情。感情对叶秋来说未必是多余的,也许只是他对自己根本没有感情罢了。


周泽楷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眼前的视野在须臾间变得模糊起来,导致叶秋的身躯变得有些虚幻。他不知道自己能对叶秋做些什么,哪怕是自己被他伤得体无完肤的时刻,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对他施展什么报复手段。可是他清楚他和叶秋已经走到了最后,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固执地把叶秋放在目光中,不叫他那么轻易地消失掉。


“都是假的么。”良久之后,周泽楷才低低地说道。像是在询问叶秋,又像是在提醒自己。


叶秋却终是在这句话中转过了身。原来他的手里一直握着一把手枪,也是灰扑扑的模样,在这一身装束中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掩护。“周泽楷,我当了你那么久的老师,最后教你最重要的一课吧。”他第一次念出了周泽楷的全名,听起来那么不近人情,却也不会比转眼间就瞄准周泽楷左胸的枪口更伤人。“面对叛徒的时候就不要多费口舌了,也千万别心慈手软。”


“砰”的一声,子弹从枪膛飞出,伴随着叶秋的最后一句话:“……毕竟我们的目的本来就是伤害你。”


未中。


整艘轮船都是周家的财产,于茫茫大洋之上,是周泽楷个人的绝对领域。叶秋的枪技自然无话可说,绝不会失了准头,可是周泽楷的护卫也不是拿来虚张声势滥竽充数的。于是那颗子弹,最终是落在了别人的身上。


那些活得像是忍者一样的护卫在瞬间出现在了周泽楷的身边,同时被枪声引来的还有不可置信的江波涛,以及一群仅敢站在室内从窗户向外窥探的宾客。眼见甲板上出现的人越来越多,叶秋也不紧张,不慌不忙地后退了两步,神情略显倨傲,仿佛并没有把这些人看在眼里。


“你们人多,我打不过,”然而话语却和脸上表现出来的并不一致,大大方方地阐述着自己现在插翅难飞的处境,“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他又后退了一步,把自己掩在了灯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中。周泽楷看见他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刀子,对着栏杆上的绳子用力一划,那绳子另一端的物体就迅速下滑,最后重重地砸到了海面上。


“是救生艇。”江波涛在周泽楷耳边皱眉说道,然后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人得令,悄悄地离开了。


周泽楷对江波涛说的话仿若未闻,执着地想要寻求一个答案,甚至对刚才冲着他命门飞来的那颗子弹视而不见。“你没有回答。”


叶秋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缄默了几许,却还是给出了回复:“我倒是不知道原来周公子还这么天真。如果我对你有真感情,怎么会舍得杀你。”说完他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人,又像是个没事人一般挥了挥手:“永别了。”然后向后一跃,跳到了栏杆外侧。


周泽楷忽然又变得茫然起来,耳边只反复地回响着“永别了”三个字。大脑分析了足足好几秒,才得出了这三个字带来的涵义——叶秋要走了。他要离开自己了。永远。


……怎么可以。


不会让你走的。


周泽楷骤然回过了神,眼神一下子变得狠厉起来。无论是出自本身的意愿,还是基于对叶秋的惩办,他都不会让叶秋就此离开的。既然犯了错就应该受到应有的处罚,叶秋从今之后的生死去留,全都应该交给周泽楷决定。


周泽楷想也没想就掏出了枪,肢体的速度远远大于大脑的反应。他不想伤害叶秋,可是他再不采取措施,这个人就要永远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了。周泽楷可以忍受背叛的痛苦,却无论如何都忍耐不来失去叶秋的熬煎。哪怕自己的后半生都要活在对彼此的折磨中,他也绝不会放手。


于是在叶秋话音刚落的一秒后,他就对着叶秋的腿扣下了扳机。


然后在子弹脱膛的一秒后,更多的枪声在自己的身侧响起。


于周泽楷而言,开枪不过是想留下叶秋;而对列于周泽楷一旁的周家下属来说,这声枪声却象征着一个开始的信号,意味着周泽楷的默许,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对面的叛徒。


周泽楷的瞳孔在一刹那缩小,浑身的血液仿佛被冰住了一般,眼睁睁地看着叶秋在子弹中躲闪着,然后在子弹的冲击下向后仰去。


他身体好多地方都中了子弹。腿部、胃部、肺部,还有……心脏。


周泽楷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周泽楷张了张口。他模糊了好久的视线忽然在此时变得清晰起来,甚至清晰得过了头,能精确地看清叶秋身体上飚出来的血花,也能看清叶秋在下坠的一瞬间变得柔和起来的面庞,和眼里无尽的内疚心疼之意。


『——对不起。』


还有他此时最听不得的三个字。


别说啊……别说这三个字啊。周泽楷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整个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人生中第一次怕成这个样子,愣是被无限的惊惧和后悔束缚在了原地,半步都迈不出去。仿佛五内俱崩的那个人是他自己,比叶秋更切身地感受着疼痛。


“不要……”周泽楷翕动着嘴唇,然后在半秒后冲了出去,声音凄厉而哀痛:“叶秋!”


不能让叶秋掉下去。


周泽楷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明知道自己来不及,明知道自己救不到叶秋,可是依然义无反顾地扑向栏杆。


别死啊。


周泽楷的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


他被兄姊们追杀的时候没有哭过,父亲去世的时候也没有哭过,被叶秋背叛的时候也没有哭过,却在此时不由自主地落下了泪水。那是在心如刀割的痛苦中流下的血液,经过悔恨和恐惧的洗涤后化成的晶莹液体。一滴又一滴,每一滴都映着周泽楷的满面惊慌,每一滴都盛着他的一腔悔意。


所有的愤怒和委屈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的悲伤敌不过叶秋的死亡带给他的痛。他宁愿那一颗子弹射进了自己的心脏,宁愿叶秋站在这里把自己推入海中,也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如果他早知道事情会落得这样的处境,他会在登上甲板的一刹那,扔掉自己身上的枪械,走到栏杆前为叶秋多披一件衣服,领他回房间避一避这寒冷的晚风。


他不会问他“为什么”,也不问他“什么时候”,他什么都不想知道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只会叮嘱叶秋要注意身体,不要站在风口抽烟。他不在意叶秋的背叛,也不在意叶秋给了他多少伤口,只要换来这人的平安无事,他心甘情愿让叶秋在他的心头再划上几刀。


只要叶秋平安无事。


然而这微乎其微的可能性让周泽楷感到绝望。


“周先生!”江波涛紧随其后,和其他人死死地拦住了周泽楷。周泽楷不等挣脱,就已然听见了一声爆炸,海面上顿时溅起了几十尺高的水花,下落时铺了一半在了甲板上。


江波涛脸色一变。那是他之前下达的命令,叫人迅速毁掉叶秋的逃生船。原本只是想阻绝叶秋的逃脱之路,可是现在……他甚至没有开口告诉周泽楷的勇气,只能用力压制住这个人,不让他随着叶秋一起跳入海中。


别再做无用功了。江波涛其实很想这样在周泽楷耳边喊道。


叶秋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了。


 


王杰希问过周泽楷,一个中弹的人在夜晚跳进海水里,生还的几率有多少?


如果说答案约等于零的话,那么再加上一场爆炸,答案便只剩下必死无疑这一个选项。所有人都不认为叶修会在这样的处境下逃得生天,然而事实却是他根本没有落入海中,下落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先前准备好的网绳捞住,接着被霸图的人迅速营救离去。


尽管当他躺在韩文清私人游艇上的时候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游艇的主人因为霸图的事情脱不开身,船上候他的是张新杰和张佳乐,两人故作镇定地等待着叶修的到来,却还是在见到真人的一刹那跟着断了一秒的呼吸。


“卧槽!”张佳乐被叶修的大出血吓得差点飞了三魂七魄,脸色唰的一白。这时候还是张新杰比较顶用,不动声色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让自己迅速地冷静下来,指挥着手下把叶修送到床上放稳。


“叶修,听得到我说话么?”张新杰紧皱着眉头,企图唤醒这个人。他粗略地查看了一下叶修的伤势,一边准备着医疗用具一边空出手拍了拍叶修的脸:“别睡,睡了就醒不过来了。”


“唔……”叶修微弱地应了一声,神智其实不大清楚了。


“随便说点什么,叶修,你要是在这死了我一辈子都看不起你。”张佳乐特别严肃地说道。他很佩服张新杰此时还能有条不紊地准备手术,因为他自己的手正在发着抖。“说什么都行,保持清醒,听见没有?苏沐橙就在岸边等着你,你想想她要是发现你快不行了会有什么反应?”


“苏沐橙”三个字让叶修咬着牙睁开了眼睛,逼着自己清醒过来。苏沐秋至今生死未卜,他说什么也不能扔下苏沐橙一个人。要是连自己也离开了,不知道那小姑娘又要哭成什么样。


想到苏沐橙,叶修就不得不想起那个和苏沐橙同岁的青年,然后胸口疼得更厉害了。叶修是躲不开所有的子弹,但是总归能避开致命伤。那颗子弹明明没有射中心脏,他却觉得心脏疼极了,比伤口上的痛楚还难捱。


“他恨我。”叶修忽然没头没脑地说着这句话。他记着周泽楷最后看他的眼神,张了张口,把这三个字说得艰难无比。


“废话,经过你这么一背叛,周家搞不好就从此陨落了,他不恨你才怪了,换做是我直接剥了你的皮都有可能。”张佳乐说道。他不是不想关照叶修的心情,只是心情哪有命重要,他只能不断地刺激着叶修,最好引得这个人和自己再吵两句。


叶修却赞同了他的说法。“我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可是当它真的发生了,却发现事实来的比想象要难以接受得多。”他脸上露出了一个讽刺的表情,转瞬又化成了无尽的悲哀。“我有什么难过的资格呢。他一定比我痛苦多了。”


张佳乐第一次看见叶修如此脆弱的一面,心里塞成一团,连刺激他的话都说不出口。


张新杰在此时接过了话头,“你其实可以不必如此冒险的。周泽楷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不一定会真的杀了你。”他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迅速地打了一针到叶修的皮肤里。


叶修想摇头,却发现自己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我怕。”


“怕他杀你?”张佳乐才算开了口,然后勉强开玩笑道:“原来你也会害怕啊,我还以为你无所畏惧呢,到头来原来也有这么软弱的时候。”


“我怎么会无所畏惧,我也是人啊……”叶修喃喃道,声音低微得像是难过的抽噎。“张新杰说得对,他不一定会杀我,可我怕面对他。”怕看见他冰冷的眼神,怕听到他残酷的言辞,更怕他受伤的表情。“……与其让他恨我一辈子,不如让我永远从他的生活里彻底消失,可以让彼此都好受些。”


张佳乐沉默了好几秒,然后忽然安静地问他:“叶修,你是不是喜欢他?”


叶修没马上回答。他很想摸摸自己绞痛的心脏,可是他抬不起手,只能露出一个悲凉的苦笑。“如果我没体验过失去一个人的滋味,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他对我重要到什么程度。可是我竟然在失去他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有多喜欢他。”


叶修的视线已经有点涣散了。他不知道周泽楷在得知自己的“死讯”后会不会还如此地记恨他,可是他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他是嘉世的叶秋,更是叶家的叶修,身上多得是无可逃避的责任。为了保住周泽楷的性命,他宁愿让自己喜欢的人痛恨自己一辈子。


他是真的舍不得杀周泽楷。叶修对周泽楷开的那一枪,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的失手。就算没人挡,也不会伤及那个人。


可是周泽楷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再见,小周。


叶修闭上了眼睛,第一次在人前落下了眼泪。悄无声息的,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却又哭得那么伤心无奈。


 


周泽楷真正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卧室里。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天花板,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多少次梦见叶秋离去的那个场景了。


他的身体还带着迷药残留下来的余力,浑身的肌肉似乎还不太听他使唤。周泽楷有些费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没多久服侍他的人就进了屋子。又稍过了一会,江波涛也过来了。


周泽楷看着他,没有说话。江波涛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主动地汇报着他昏迷期间发生的一切。“吴启在你们上船的一个小时后传回来了消息,等我们人赶到的时候,船上除了你们再无他人。孙翔和吴启都受了轻伤,其他人伤势不定,不过无人死亡。你昏睡了两天了,身体现在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周泽楷摇了摇头,只缓缓地说出了两句话,语气听不出起伏,却让江波涛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惊住了。


第一句,“叶秋还活着。”


第二句,“找到他。”


——TBC——



这就是周叶最后一次回忆杀了。以防大家看得懵逼,还是解释一句吧,没错这章讲的都是两年前的事情。


顺便之前在28章结尾的时候,曾经和大家说过蝴蝶效应的问题:【叶修在小周过生日的时候送了他一份礼物,导致周泽楷在两年后对他开了枪】。很多姑娘当时以为是小周拿着碎霜荒火对老叶开枪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正确解读是:小周在收到礼物的那天晚上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叶修,同时又发现叶修喜欢过别人,从此在黑化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为了变强然后把叶修留在自己身边开始不择手段。加之那次之后周家吞并了轮回,小周的势力日益壮大,终于成为了国家眼里的一个威胁。叶家最开始给叶修下达的任务只是监视周家,后来觉得完了周家太厉害了再不铲除一旦以后有个三长两短就控制不住了,于是才让叶修杀了周家现任家主。


其实搞不好小周没把周家的势力搞得这么大,叶修从头到尾都不用对他出手呢。


最后给小周喊个冤。小周明明很可怜也很可爱,你们不要生他的气嘛。总算解开了全文最大的伏笔之一,快给我留言快给我留言


评论

热度(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