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喻叶】In case of love at first sight

以音:

 @麦瑞麦卡 你的梗√






塞纳河畔的教堂比肩而立,罗马数字圆润的勾角在钟面上游走,巴黎铁塔下的咖啡馆里没有多少人,服务生托着托盘行走往来,街头拥吻的人风衣在空中翩跹。


 


叶修擦洗着手中的玻璃杯,眼角一点慵懒的笑意黏腻在咖啡的香气里。傍晚的巴黎,灯火依旧,只是店里只剩下一人。黑框的加粗眼睛夹在高挺的鼻梁上,细长桃花眼微微眯起,有一小段米白的围巾掉到地上。


 


叶修放下杯子,走向那个人。帆布鞋在地板上敲击出哒哒哒的旋律。捡起喻文州的围巾帮他戴好,然后拍了拍已经睡着的人的发顶,好气又好笑地说:“文州,我们店的咖啡难道可以催眠吗?”


 


“前辈,我的咖啡你到现在还没给我哦。”昏黄的灯光下,喻文州睁开眼,撑着头眉眼带笑的看着叶修,只觉得这个人真是可爱到有些呆。


 


叶修一拍桌,恍然大悟:“傻掉了我。”话音缠绵着还没有消散,叶修起身想去拿冷了的咖啡,手腕便被扣住,“……怎么了?”


 


相贴的肌肤切合的完美,不正常的炽热的接触间弥漫,喻文州掩盖下慌乱,松开手装作无意的样子。叶修看着这个后辈难得慌乱的样子,好笑的扯了扯嘴角,说:“文州有话就说嘛,我们谁和谁啊。”


 


接过叶修拿过来的咖啡杯,白气在深色的背景板下氤氲,喻文州吹了一口气小抿一口,一勺白糖一勺奶精——他最喜欢的搭配,这个人一清二楚。斜眼看着叶修,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领子上纽扣松了一半,发尾稍长。


 


放下杯子,贴近对方的后颈,伸手挑去一根碎发。口中呼出热气蔓延在肌肤上,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仔细看着眼瞳里都是细细碎碎的灯光。


 


“明天陪我去街上吧?”叶修缓缓地开口,打掉喻文州还黏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翻动着桌上的计算机系教科书,精致的指尖流连在书页上。


 


“恩?前辈要买什么?”貌似低着头看书的喻文州,余光却一直跟随着桌子另一边的叶修的手,没有过于突出的骨骼,细腻的触感、白皙的肤色贴着纸张和木头的纹路,让人嫉妒着桌子和那本厚重的书。


 


“少天马上生日了,我给他买礼物。”


 


“……恩,好。”就算心里清清楚楚黄少天和叶修是最好的朋友,喻文州还是一直不愿意在叶修的嘴里听到别人的名字。刚刚喝过水的嘴唇晶晶亮亮的,嗓音像维也纳歌剧院里最昂贵的大提琴般飘出最低沉完美的音色,喉结一上一下,敲击着心房。


 


“For you,a thousand times over.”喻文州猝不及防说出这句话,打破了时针秒针交叠的微响,叶修有些发愣,莫名的心里不自然一阵悸动。近似于蔓越莓般可爱的红色爬上耳稍。


 


为你,千千万万遍。


 


“这句话真好。”喻文州正在看Khaled Hosseini的《The Kite Runner》,哈桑带着朴素说出的话却是一潭无法逃脱的沼泽,让人深陷其中。


 


“恩。”不自然地嗫嚅着,重复着这一句话,英语的尾音在唇角颤动着。夜晚已到,推开咖啡厅的门,喻文州向着塞纳河的对岸走去,而叶修则站在门口失神。


 


A river separates the two men.


 


第二天早上,苏沐橙走下楼梯,意外的看见叶修起得很早。坐在竹编的秋千上,苏沐橙挑起眉询问着早就显得不够冷静的叶修:“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要和文州去街上。”


 


“……”苏沐橙沉默着撇撇嘴,喝了一口微酸的金桔柠檬,有些不高兴又有些玩味的调侃着,“之前我让你和我去逛街,你都磨磨蹭蹭的,昨天还和喻文州搞到那么晚,居然起得来。”


 


“沐橙,你可是中文和外语系的两系女神,用词要恰当。”无语凝噎的叶修也只是不轻不重的回了一句,没有否认。苏沐橙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叶修的衣装,忍不住还是啧啧了一声。


 


正是初秋,米色的毛衣和深色内衬衣,袖口挽到一半,细长的手肘撑在桌子上。休闲裤是深蓝色的,腿缝的布边倒是精致。


 


等等等,这件衣服好眼熟。苏沐橙还没有反应过来,门上的风铃叮叮当当的响起,喻文州依旧是昨天的装扮,可仔细把两个人放在一起看,不仅赏心悦目,还多了那么一点恋爱的酸味。都是米色和深蓝,都是男神。


 


两个人状似无意的交谈着,却早就注意到这惹人眼球的对方的装扮。走出门,外面的阳光直射到店里,一句再见轻飘飘的落在地板上。


 


苏沐橙好气的看着喻文州一副狐狸的得意样,却不得不猜测,今天就要多一个姐夫了。


 


哪怕是在浪漫时尚之都巴黎,却也很少可以见到两个东方面孔的男生走在街头。一个手插着口袋散散漫漫却举止投足间不失优雅,一个温柔似水却目光紧随着第一个人。古老的街头和大理石打磨的砖石,雕花的栏杆和路标,长椅上的情侣。


 


花墙之下,两个人并肩而行。到了一家服装店,虽然装修精致却让人觉得魔幻的设计——微草,这条街上唯一一个华人开的男装店。王杰希看到叶修进来又是一阵头疼,上次这人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


 


“哟大眼!”叶修伸出手熟稔的打着招呼,喻文州也认识王杰希,但是每次听到叶修毫不顾忌叫这个人外号也会心塞塞的。


 


“买什么。”王杰希看了一眼喻文州又看了一眼叶修,总觉得明白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边关上笔记本电脑,一边在叶修的视线死角处对喻文州比了一个加油。


 


“帮黄烦烦买生日礼物。”叶修拿起一条亮黄色的领带,在身上比了比,“文州,这个怎么样,少天不是比较喜欢亮黄色吗?”


 


领带是条纹的,亮黄色和冬日的阳光一样又揉搓了夏日的明朗,确实好看。但好看是一回事,送不送又是另一回事。


 


“可是少天比较喜欢这个颜色。”喻文州拿出一条土黄色的领带,在心里赞叹了一下王杰希这里画风多变,“我和他一个班的,听他说过。”


 


这条领带就显得老气多了,明显是几年前的旧款,王杰希两只眼睛被吓得一样大了,他可是知道黄少天和叶修关系好到能穿同一条裤子,可也真的只是朋友,喻文州这么坑自己班的副班长真的不太好。


 


“那好,大眼,就这条了。”叶修实在也不想继续挑了,对于喻文州这个后辈的绝对信任让他十分果断的买了这条领带。


 


“哦……”


 


“你们能不能收敛点。”王杰希摆弄着收银机,却在一抬头看到喻文州帮叶修系着领带,两个人身高本就相仿,现在面对而立,鼻尖都快贴到一起了。店里灯光是让楚云秀挑选的,有些暗哑红光,这时候却格外亮眼。


 


“怎么?一直都是文州给我打得领带啊。”叶修扭过头,不满的抱怨着王杰希的小心眼。而这一个动作间,喻文州的嘴唇刚好擦过叶修鼓起来的脸颊,痒痒的。


 


时光凝滞了,王杰希也呆在那里,找钱和发票在柜台上孤零零的。


 


好一会三人回过神,尴尬的出门以后,喻文州便再也无法隐匿喷涌而出的情感。那一下轻微地几乎感觉不到,却像是在燃烧的烈火边一阵微风,吹旺了升天的火苗。


 


苏沐橙的消息恰好抵达,不多不少一句话一张彩图——In case of love at first sight, break glass.(一见钟情时,敲碎玻璃。)





喻文州盯着苏沐橙短信自配的花式英语,飞起的字体直直的戳到心口。


 


他对叶修的确是一见钟情。


 


大学时的第一次见面便是在塞纳河上。那时候叶修被绘画部的脱去当模特,喻文州一直很好奇自己的同学找了谁当模特,到了船上,恰好看到叶修在和绘画部的部长楚云秀谈天说地。




那是大一的夏天。塞纳河的蓝透天地、阳光的一蔓万里。却不如眼前一人的面容。以往喻文州最讨厌的便是一见钟情,他不相信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对一个人轻许终生。




但一切全部推翻。




就像是春风万里走了一整个季节,却在刹那间抵达心扉。船颠颠簸簸,水花溅在纸上晕开来,却无人在意。




就像是突然盛发的玫瑰,在一个人眼中,惊艳了天地。




叶修走在前面回过头,看着喻文州伫立在原地对自己笑。喻文州快步走上前,猝不及防拉起叶修就向前跑。跑过树荫片片、花林丛丛。




手心相贴。




停在转角处,叶修有些无奈的看着喻文州说:“你怎么突然跑起来了,我这把老骨头可没你们这些年轻人这么好折腾……”




“闭上眼睛。”




“……啥?”这句话太过于奇怪,叶修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一本正经的喻文州。




“我又不会对前辈你干什么不好的事。”喻文州笑的依旧纯良,眉眼弯弯的样子倒和叶修有些相像。




“哦……你不许抢我口袋里的烟哦。”




闭眼,十秒。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叶修本能的抖了抖。“睁眼吧,前辈。”睁开眼,没有黑暗后过于刺眼的阳光,喻文州把手撑在叶修的眼廓上,让他适应光亮。




“In case of love at first sight ,break glass.”叶修念着红色箱子上白的显眼的英文,慌张和期待在一瞬间交融。四年大学,其实很多事都已经清清楚楚,只是没有捅破。




一枝玫瑰递到叶修的面前,下面的一只手无比熟悉。同样的好看同样的温暖,花瓣张合间拥抱住一年四季的味道。




“前辈,可以和我交往吧?”




“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就有点麻烦了。”




“那我再去找来一千朵玫瑰。”




“For you,a thousand times over.”




为你,千千万万遍。










ps:


这是一个情人节时在欧美公共场合见到的装有一支红玫瑰的小玻璃盒,提醒人们给心爱的人打电话,或者向所爱的人表示关心.


一见钟情时,就敲碎玻璃吧!






红心蓝手么么啾

评论

热度(191)

  1. 彳亍苍苍以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