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下客

小号
叶修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all叶】食色,性也(牛郎paro)

以音:

食用愉快


 


飞机悬在白云之上,万里重云,一线蓝天。蓝雨单独包下了头等舱,一人一座吵吵闹闹的。黄少天反反复复翻看着叶修跳钢管舞的视屏,内心的抑郁和酸味倒是让这个让荣耀天国都有些害怕的话多的少年安静了好久。


 


喻文州也没有去和郑轩小卢他们闹腾,只是拿着一只铅笔,头上戴着隔音的蓝红色耳机,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格线上一个人,在黑白的线条上都可以看出眼中无法泯灭的光芒,脸上的红晕有些小可爱,没梳好的头发卷卷翘翘。


 


荣耀天国的比赛。


 


先是个人战——调酒、舞蹈,以及第三局的特殊个人战,叶修之前在特殊个人战中,居然选择了一般没人会尝试的厨艺,却以日本武士的装扮和切出来的生鱼片获得了全场最高分【龙族梗】。


 


韩文清的拳击表演赛,黄少天的rap,王杰希的魔术,喻文州的钢琴,每个人都有必赢得特殊个人战的招数。


 


最后是团体战。


 


虽然说可能会有地域优势,但对于公关部来说,这种优势渺小的可以忽视。两队选择不同的主题招揽并且取悦顾客,花票最多的团队获胜。


 


对于嘉世。蓝雨是信心满满。如果说以前叶秋在的时候嘉世是不可忽略的拦路虎,那么没了叶秋的嘉世,是一只只能期盼不出局的病猫。


 


“这不是陶老板吗,你好你好,叶秋走了嘉世还撑着啊!”黄少天伸手碰了碰陶轩就缩了回来,挑着眉站在郑轩的旁边,“真搞不懂,荣耀天国什么时候这么堕落了,你说对吧,整体水平下降了,不过我们蓝雨还是最厉害的。”


 


几句讽刺 几句讽刺毫不留情,陶轩一脸阴郁却又没办法发作,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往里走,就连一向待人温和的喻文州都没有给陶轩正脸。



比赛毫无悬念,不如说虽然孙翔颜值高,但是不擅长取悦女生,更何况黄少天的rap,在荣耀天国都是难以找出一个匹敌的人。


半夜才是精彩的开始。


全副武装跑过大街小巷,黄少天几乎都能感受到脚底的地面有时候放出难以容忍的炽热,自上而下灼烧着心口。


推开门,恭候多时的盛宴才刚刚开始。


坐在最偏僻的角落,却有着最完美的视角。



叶修已经好久没有尝试过做DJ了,吴雪峰在的时候,总是懒懒的靠着他然后旋转着一张黑胶长篇,有时候压着嗓子哼几句。


此刻,穿着执事风的酒保服的叶修手上戴着露指的手套,衣领半开,领带也松松垮垮的挂着,纤长的手指勾划在唱片的胶面上,有时有爱慕的女孩拿着酒杯热塔搭讪,他就用雪克壶摇出色彩相间的酒。



取悦,是叶修最擅长的事。



在女孩犹豫着要不要来的时候,眨眨眼。在女孩喝完以后,嘟着嘴期待的问好不好喝。在她尖叫着要摔倒的时候扶住她的腰,指尖搭载在恰恰好的地方,责怪着这么不小心。


每个酒吧都有以颜值愉悦客户的王子和公主。


叶修一只手搭在沙发后面,身边的几个妹子两眼放光,小口喝酒的模样让嘴边沾上了酒渍,舔掉时又引来了脸红心跳。



黄少天就没有那么开心了,即使自己也是那么一个公关,也清清楚楚的明白在这片极乐净土上不会有真情实意的讨好,只是互相的愉悦。



但就是不开心。踏着洒了一地的伏特加,黄少天径直把休息的叶修悄悄带走,到了楼道边,两只手撑在墙上,叶修因为热恍恍惚惚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高兴的皱皱眉说:“少天你来的太晚了。”


对方的语气实在可爱的紧,黄少天气也不是,乐也不是,只能不满的嚷嚷开了:“我说老叶这就是你不厚道了,你把我坑过来什么都不说你还骂我来晚了,能不能有点下限……”



聒噪的声音吵的叶修心烦,伸出手捂住黄少天的嘴,愣住的黄少天伸出舌头小小的舔弄了一下软乎乎的掌心。


叶修小小的抖了抖,然后便巴住黄少天支撑在脑袋旁边的手臂,头靠着面前的肩膀。


“让我睡会。”碎发挠在脖颈有些发痒,额头靠着的衣服起了褶皱却更加好看,耳边是均匀的呼吸声,一深一浅盘旋在楼道间。



战战兢兢低头看了一眼小憩的叶修,这个人好像真的累了,眼窝下有些青紫黑,头发乱蓬蓬的翘起来。



举起另一只手,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顺着这个人的发梢。




十分钟过的极其漫长又十分缓慢,时针与秒针相互重叠。



“老叶,你什么时候回来。”



“一年后吧。”


“……”还有一年。黄少天沉默着却不敢做出更出格的举动。只是这样像朋友一样远远不够。他更想像恋人一样不高兴的让他早点回来,或者是借口吃醋狠狠的吻他。


但是现在自己连吃醋都没有资格。



甩开消沉而残酷的现实,黄少天又絮絮叨叨地说,“好啦好啦你在睡我就要回去了,我和你说,千万不能让本剑圣被发现了!……”




起身,分开,两人并肩走在楼道里,之间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恰好是两颗心脏的长度,没法相印只能比肩。



是友非情。



是我非你。



红心蓝手。

评论

热度(845)